z2fzf好文筆的都市小說 抗戰韓瘋子 線上看-906 分兵-wm13q

抗戰韓瘋子
小說推薦抗戰韓瘋子
战斗结束之后,队伍再次深入树林之中,借着夜幕和茂密的林地与日伪军周旋。
不远处的树林子,隐隐约约可以看得见,更加的茂盛起来,韩烽忽然停下脚步,后面的队伍为之一震,神色愈发警惕起来。
敌人?
驚天劍神
朱国寿却不以为然,他将耳朵贴在地上,屏声静气听了一阵,并没有听到任何声音。
蓬萊修仙小記 冬雪傲梅
“现在咱们已经成功掩护王文礼同志他们撤离,咱们的队伍继续聚拢在一起已经是不明智的,这样的环境下,队伍越大,目标越大,越容易被发现。
从现在开始,队伍兵分两路。
我亲自带一路,另外一路,和尚、老徐你们两个负责。
我现在需要三十位弟兄,多的我也就不说了,你们心里也应该明白意味着什么,愿意来的就站到我这边。”
哗啦——
韩烽的话音未落,经过方才的战斗之后,即使大胜,也折损了几人的队伍,只剩下六十多号,齐齐的站了过来。
韩烽黑着脸道:“我可不需要这么多人,你们好好想清楚,抓紧时间站回去。”
却没有人动身,对面儿和尚和徐梓琳孤零零的站着。
“好,那我就点人了,现在是老子的命令,哪个要是再敢不遵命的话,那就是抗命。
突击队全员给老子站过去。”
韩烽说完,突击队的成员们动了,有四个人却没有动。
“你们四个愣什么呢,没听到老子的命令?”
篡唐
史小全挺直了身子道,“团长,你就是说破天,我是答应过我哥史营长的,也是答应过老队长他们的,遇到危机的时候,必须和团长在一起,这是我亲口答应过的事情,你就是枪毙我,我也必须得完成。”
飞毛腿,四眼儿,桩子对视了一眼,忽而一齐笑了起来,笑容之中,目光越发的坚定了,齐声道:“团长,这是我们共同的决定。”
韩烽还想再说些什么,他知道自己的选择,更清楚这些愿意陪自己留下来的弟兄即将接受怎样的命运。
徐梓琳却道:“老韩,你就不要再难为他们了,你把大家当兄弟,却不让大家做兄弟应该做的事情,这天底下哪有这样的道理?”
“就是,咱政委说话就是中听,要俺说……”
眼见韩烽瞪了过来,和尚的声音戛然而止。
咕咚——
重生小保
“和尚,你小子给我听好了,我交给你多少弟兄,你就得给老子活着带出去多少弟兄,少了一个,老子非扒了你的皮不可。”
“是,保证完成任务。”和尚并没有犹豫,话语信誓旦旦。
眼见着史小全四人目光灼灼,韩烽终于不再坚持了,无奈的点了点头,他又朝着已经站过去的那些跃跃欲试的突击队队员喝道:“你们这些小兔崽子就别多想了,要想跟着老子打仗,以后就把训练给老子提上去,桩子他们四个是突击队弟兄里边最有能耐的,我带着他们四个也说得过去。”
剩下的突击队员们一个个把脑袋垂了下去,桩子四人越发地挺直了胸膛。
“组长,俺们这次是不能跟着一起去了,你们可一定要保护好团长。”
史小全道:“兄弟们放心,就是我们四个全牺牲了,也不会让团长少一根汗毛。”
“他娘的,史二号。”韩烽低喝。
位面紅包
“到。”桩子连忙应声。
“你小子要是不会说话的话,就给老子站过去。”
“报告团长,我不会说话,但我可以保持沉默。”
“……”韩烽。
“剩下的成员并成一排报数,单数全部跟着和尚和政委离开。”
韩烽就这样很公平的把人员划分成两部分。
只是到了作别的时候,徐梓琳却又站到了韩烽的队伍里。
韩烽头疼,“老徐,你……”
狂暴吞噬升級
徐梓琳平静道:“老韩,政委就应该跟团长在一起,老徐也应该跟老韩在一起,先前我已经做过一次决断,你也见识过我的决心,现在时间紧迫,你不用浪费口舌,放心,我绝不会成为你的累赘。”
“唉,总是拗不过你,那就这样吧!
和尚,当年特训的时候,你小子这野外生存的能力就比段鹏还强,咱们这次遇到的环境未必就比当年特训的时候还艰难,你带着队伍想办法给我摸出去,往东北方向走,火烧山和五大连池一带山地不少,咱们这么小的队伍,只要躲在里边,鬼子人数再多也拿咱们无可奈何。”
和尚应道:“是,三哥,你也一样,可得保护好自己,还有咱政委。”
徐梓琳笑道:“和尚,你少瞎操心,等下次回来团部,我还得让你抄三字经呢!”
“……”和尚,转身带着三十多人的队伍,在韩烽和徐梓琳的目光相送中,借着夜幕,很快便消失在树林之间。
“老徐,老朱,咱们也走吧,从相反的方向走。”韩烽开口道。
朱国寿点了点头,这是他的选择,紧随着韩烽。
他只是有些困惑,“团长,和尚他们不是准备向东北方向摸进,然后突围到火烧山和五大连池一带吗,咱们为什么要从相反的方向走?”
韩烽道:“正因为如此,咱们要替和尚他们打掩护。
你想想,如果把咱们的身份和敌人的身份调转过来,你现在是日伪军的最高指挥官,就在这片树林子里,你包围了一支队伍。
结果在向东北方向摸进的地域,接连爆发了两场战斗。
这个时候傻子也能看得出咱们的意图了。
鬼子的兵力肯定会向着树林的东北方向倾斜。
所以咱们从相反的方向走,率先闹出点儿动静儿,这能够为和尚他们的突围分担很大一部分压力。”
“就不能一起突围出去吗?”朱国寿疑惑。
“难,猫抓老鼠,你想想,两只老鼠从同一个方向一起跑逃生的概率大一些,还是两只老鼠从两个方向跑,逃生的概率更大一些?”
“这……自然是从两个方向跑,逃生的可能性更大。”
“这就对了,出发。”
徐梓琳笑着摇了摇头,还真是难为老韩了,能给朱国寿这样的武夫解释的如此通俗易懂。
另外,从方向上讲,和尚率人往东北方向前进,这是向日伪军的包围圈外部走。
小媽咪:首席總裁的逃妻
而韩烽一行则是恰恰相反,越发地向着日伪军的包围圈深入了。
如果从韩烽方才猫抓老鼠的比喻上讲,韩烽这只老鼠,明显就是要拿自己的命来换取另外一只老鼠生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