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q5g4好文筆的都市言情小說 張進的上進之路-第一百四十九章 盛情難卻熱推-xxdw8

張進的上進之路
小說推薦張進的上進之路
这一边张娘子和外祖母在屋里说私房话,另一边张进、张秀才和外祖父、小舅他们则是在书房里说话了,不可避免地也是谈到了今年乡试科举的事情。
總裁寵妻法則
那外祖父是知道张秀才今年要下场的,犹豫了一瞬,就是关心地问道:“文宽,今年乡试科举已是不远,你是要下场的吧,不知准备地如何啊?”
张秀才听问,就是面露苦笑,颇有些惭愧道:“多谢岳父大人关切,小婿今日来家里就是为了说这事情的,我们决定再过几天,四月十五就动身去金陵城了!”
外祖父颇为疑惑地问道:“四月十五?那没几天的功夫了,怎么这么早启程,乡试不是八月份才开考的吗?你们?文宽是要和县里赶考的读书人一起去府城吗?”
“这也是有缘故的!”张秀才又是向外祖解释了一遍这么早启程出发的缘故,听的外祖父不断地点头,对于这么早启程倒没再多说什么。
然后,张秀才看了一眼旁边沉稳坐着的张进,斟酌了一瞬,就接着笑道:“而且,岳父大人,这今年乡试不仅小婿自己准备下场一搏,进儿和我的两个学生也准备跟我下场一起考了!”
“啊?!”
“什么?!”
闻言,外祖父和小舅都极为吃惊地看着张秀才,瞪大了眼睛,一脸的不敢置信和茫然。
早安小嬌妻
这时,不等外祖父询问,那张进就自己趁机插嘴解释道:“外祖父,小舅,我是这样考虑的,这乡试充满不确定性,谁也不敢说哪一次自己能中举了,如此还不如抓住机会趁年轻多考几次呢,要是能一考即中,自是我的运道,就是考不中,也没什么可惜的,再过几年再考就是,又没什么损失,多考一次就多一次中举的机会,外祖父您说是不是这个道理?”
道理自然是这个道理了,外祖父却还是忍不住紧皱了眉头,抚须沉吟不语。
那小舅则是忍不住摇头好笑道:“进哥儿你说的是这个道理,可你这也太急迫了吧?去年才成的秀才,今年你就要和姐夫一起下场考乡试,这有可能中举吗?简直是胡来,姐夫你怎么还答应了?进哥儿这么胡来,你该阻止他才是,你是考过几次乡试的,几次都不中,应该知道乡试的不易,如此怎么还允许进哥儿这么早就去考乡试了?要我说啊,进哥儿正该好好读几年书,等过几年再说考乡试的事情也不迟!”
小舅话说的有些不客气,但也不无道理,那外祖父也是目光疑惑地看向张秀才,可能也不明白为什么张秀才会同意张进今年就下场考乡试吧。
对于外祖父和小舅的反应,张秀才心里早有所料,也早想好了说辞,他摇头苦笑道:“小弟说的自是有道理,我开始也是不同意的,可进儿自己坚持要下场,娘子也说让进儿下场撞撞南墙,就是考不中也当是一场磨砺了,去去他的骄气傲气,免的他去年童子试太过顺利就飘飘然起来,我想娘子说的也有道理,就点头答应了!”
陰司守靈人
这解释让小舅忍不住嗤笑了一声,小声嘀咕道:“姐夫倒是一如既往听我姐的!”
無敵從滿級屬性開始 一尺南風
外祖父瞪了他一眼,示意他闭嘴,然后皱眉看了看张进和张秀才,蹙眉问道:“真决定了?进哥儿也下场?”
张进点头笑道:“是的,外祖父,我都为此准备一年了,万没有乡试到了跟前还退缩的道理,而且这路引文书我们都办理好了,行礼衣服都收拾的差不多了,今日来就是来和外祖父外祖母道别的,过几天我们一家就又要出远门去了!”
她的粉澀年華 水羽白函
外祖父听他如此说,态度如此坚决,张秀才也没有任何阻拦的意思,不由也是无言以对,又是斟酌了一瞬,这才叹道:“也罢!既然如此,那就去吧,就算没考中也没什么,进哥儿还年轻,以后再考就是了,这去府城就算多见见世面,开阔开阔眼界了!”
显然,外祖父对张进这么急匆匆地下场考乡试并不抱什么期待的,所以才会如此说了,小舅更是失笑摇头不语了。
对于他们这样的态度,张进倒是不以为意,还附和着笑道:“外祖父说的是,就是考不中,也能出去见见世面!”
鳳煞天下,狂傲世子妃
外祖父点了点头,又是问道:“进哥儿,你娘也跟着去吗?”
“嗯!我娘也和我们一起去的,和去年一样,费心照顾我们的饮食起居,又要辛苦她了!”张进应道。
外祖父又是抚须颔首,接着详细询问起了这乡试的具体事情了,张进和张秀才自是有问必答,就如此,一上午就过去了,中午在这外祖家吃了一顿饭,又是各自闲聊说话,直到下午太阳偏西之时,张进他们一家就不得不离开,回石门县县城去了,这一去可能又要几个月不能够再到家里来了,自然外祖父、外祖母又是一番依依惜别。
那院门前,外祖母挨着张娘子,把一个长条木盒子双手递给了张娘子,道:“你这一走,又是要出远门几个月,出门在外可要保重身体才是,喏!拿着,这盒子里是一棵好人参,你拿着给女婿和进哥儿做人参炖鸡补补身体,他们读书熬夜也是辛苦,就该好好补补才是!”
不等张娘子推让,外祖母就二话不说地把长盒子塞给了她,顿时张娘子手中一重,她就觉得不对劲,这盒子怎么这么重?如果是一棵人参的话,哪里有这么重?这盒子里装的肯定不是人参,或者不只是人参,肯定还有别的东西!
这时,外祖母又看了一眼一旁撇嘴的小舅母,用眼神暗示道:“拿着!这是我给进哥儿的!”
张娘子顿时意会,明白过来这盒子里是外祖母给张进追姑娘的银子了,当即张娘子就是哭笑不得,看着外祖母张了张口还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这银子接还是不接?真是让人为难!
外祖母好像生怕她又推让,就催促道:“好了好了!太阳都偏西了,你们也都赶紧上马车吧,这回县城可也有十里路呢,路又不好走,你们这再不走,可别晚了,到时候城门关了,可都进不了县城了!”
张娘子双手托着那沉甸甸的长盒子,就那样被外祖母催促着半推着到了马车前,张娘子欲言又止,外祖母打个眼神露出故作生气不快的样子,张娘子苦笑不已,也只好收了这长盒子,上了马车,进了车厢。
终究,这是外祖母的一片心意,盛情难却啊,张娘子也不好拒绝外祖母对张进这外孙的这片心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