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都市异能小說 撿到一隻始皇帝 起點-第三百二十二章 悄無聲息的改變分享

撿到一隻始皇帝
小說推薦撿到一隻始皇帝捡到一只始皇帝
杨端和没有能成功的劝说魏王答应吕不韦所开出的条件。
显然,龙阳君是绝对不会允许魏王出卖自己的大臣的,上次魏王决定要变卖孔斌的时候,龙阳君不在大梁,方才让魏王做出了那样的荒唐举动,而这次,龙阳君却是日夜陪伴在魏王的身边,根本不给他与杨端和继续商谈的机会。魏王心里觉得有些可惜,其实,这次他也是挺赞同秦人的。
廉颇都这么大的年纪了,他还能披甲打仗嘛?他在魏国,对魏国有什么好处呢?还不如神不知鬼不觉的将他送去秦国,反正秦人就是想要重用他,以廉颇的年纪,秦人也用不了多久。魏王心里是如此想的,可问题是,龙阳君坚决的反对这一点,在整个魏国,能够说服魏王的,大概也就只有龙阳君。
当然,杨端和这次前来魏国,也不能说是完全没有用,他这次带来了不少的礼物,倒是让魏王有些开心,他觉得,秦国之所能低下头来,不断的朝魏国送出礼物,这说明秦国在短时间内并不敢与魏国交战,看来上次五国联军讨伐秦国,也是让秦国看到了魏国真正的实力。
在得到了魏王的允许之后,杨端和便前往拜访信陵君。
杨端和上次跟信陵君见面,还是在函谷关之外的战场上。魏王非常的担心他的“安全”,故而派遣了不少的武士跟随在杨端和等人的身边,来保护他的安全。魏王告诉杨端和,魏国境内有很多仇视秦人,想要向秦国复仇的人,为了避免这些人在半路上刺杀您,还是让这些武士们跟随在您的身边吧。
杨端和没有拒绝,或者说,这正是他所希望的结果。
在这些武士们的带领下,他们终于来到了信陵君所在的城池,这是一座不闻名的小乡邑,信陵君并没有返回自己的封地,反而是居住在了这里,据说,是因为这里依山傍水,环境不错,信陵君常常带着自己的门客们来到郊外,与众人饮酒狩猎为乐。杨端和很幸运,当他来到这里的时候,信陵君正好在府邸里。
杨端和刚刚走到了府邸之外,就闻到了从府邸内传出的酒味,杨端和觉得,即使没有人带路,他都能找到信陵君所在的地方,哪里的酒味最为浓郁,哪里就肯定是信陵君的住宅。信陵君在此地的住宅,看起来并不是非常的奢华,甚至也不算是太广阔,他的门客们在这里都有些拥挤。
而他的大门是敞开着的,信陵君的府邸大门永远都是这样,从不设防,没有人看管,就是开着,若是有行人愿意,完全可以走进去,然后痛饮一番,信陵君是不会在意的,他不在意来人的身份,或者是别的什么,来者都是他信陵君的客人。正是因为信陵君的如此豁达,这些时日里愿意追随信陵君的人越来越多,让魏王寝食难安。
把机枪带到三国去
杨端和走进来的时候,这里的喧哗声也没有停止,哪怕是这个秦人的打扮的家伙在几十个武士的陪同下走进院落里,也没有能引起任何人的注视,大家都只是喝着酒,大笑着,完全没有人理会他们,杨端和有些尴尬,他在周围看了看,终于,他发现了信陵君的踪影。
他看到信陵君坐在几个人的当中,正在兴致勃勃的跟他们聊着些什么,而坐在他身边的,却正是廉颇老将军。
杨端和就走到了信陵君的面前,那些随行的武士就站在了他的身后,信陵君醉醺醺的抬起头来,停止了交谈,他打量着面前的杨端和,他有些惊讶的问道:“你不是括的弟子嘛?”,杨端和一愣,这才笑着说道:“正是…我是按着丞相之令来拜访魏王的,同时,也是替我的老师来看望您。”
【领红包】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领取!
信陵君笑了起来,令自己的门客拿来酒水,直接递给了杨端和,方才对身边的廉颇说道:“听到了嘛?他是替括来拜访我的,他可不是来拜访您的啊,您现在知道括更加看重谁了吧?!”,廉颇老将军看起来也没有少喝,他摇摇晃晃的站起身来,走到了杨端和的身边,一把抓住他的胳膊将他拽了过来。
“马服君知道我在魏国嘛?”
“知道…”
“他说了什么?”
“他说赵王的行为是自己毁掉自己的长城,他若是在赵国,一定会亲手掐死郭开这样的小人。”
廉颇听闻,顿时大笑了起来,这才看向了信陵君,挤了挤眉头,两人重新坐了下来,杨端和就陪他们喝酒,信陵君和廉颇将军问起了那些熟人的情况,杨端和自然也是如实的回答,听到戈重兵,两人都显得有些悲伤,听到狄做了大官,他们又忍不住的笑了起来,听到辛发福,他们也是忍不住的回忆着当初的模样。
他们都听的很开心,杨端和找准了时机,这才开口说道:“廉颇将军…”,他顿了顿,这才继续说道:“我这次前来,本来是为了让您带到秦国…只是,魏王大概是觉得十五座城池不够,并没有允许您前往秦国…”,杨端和苦笑着,他说道:“将军,您如今离开了赵国,是不可能再回去的。”
“在魏国,楚国这些国家,您又得不到什么重用,您难道就甘心在这里饮酒,想要在这里安度晚年嘛??”
廉颇瞪大了双眼,他大笑了起来,看着一旁的信陵君说道:“哈哈哈,让我赶往秦国?秦国??”,廉颇笑了许久,这才抚摸着自己的胡须,他有些不屑的看着杨端和,说道:“你可知道,我一生战争,死在我手里的秦国不下十万,你还想要让我去秦国?是秦王疯了还是吕不韦疯了?”
杨端和严肃的说道:“在战场上,那是各司其职,您身为赵国的将军,杀死与您作战的秦人,这不能算是您与秦国的恩怨。我是真心想要请你去往秦国的,在秦国,有我的老师,您在秦国不会被冷落,也没有人敢不尊敬您,您可以跟蒙骜将军一样,一同率领秦国的军队…”
“若是您不愿意继续征战,我们也不会逼迫您,您就是像老师那样在学室里讲课,都是可以的。”
廉颇的表情也逐渐的严肃了下来,他不再发笑,他认真的看着自己手中的酒盏,又看着杨端和身上的甲,他似乎在回忆着什么,神色也变得有些落寞,而一旁的信陵君,放下了手中的酒,低着头,却并不开口,他不愿意干涉廉颇的选择,若是廉颇想要去秦国,他甚至可以调动自己的门客将廉颇送到秦国去。
廉颇的思绪瞬间回到了几十年前,在那个时候,他还是只是个负责县城治安的小官吏,他通过抓捕盗贼,得到了重用,不断的升迁,随后攻打齐国,攻打秦国,攻打魏国,攻打燕国,如此的征战了几十年。他还记得自己所参与过的每一场的战争…他当然不希望自己就如此颓废下去,不希望自己就此离开战场,他还能打,他并没有老!
在魏国,自己得不到重用,这一点,廉颇是已经看明白了,魏王对自己的胞弟信陵君都如此的忌惮,对自己这样的外来之将,又能信任到什么程度呢?秦人想要重用自己,这看起来不像是假的,毕竟马服君在秦国,而他的养子如今又成为了秦王…有他们在,自己大概是不必担心被冷落…
可是…廉颇看向自己的回忆里的时候,他所看到的都是自己在为了赵国而死战,跟士卒们高呼胜利,或是带着溃败的军队逃离…他又看到了自己多年的好友,在道路上朝着自己挥手告别的蔺相如,那一刻,廉颇清醒了过来,他看着面前的杨端和,杨端和在等待着他的答复。
廉颇摇着头,说道:“不必了…不必了..我不能将自己的剑对准我保护了一辈子的国家。”,杨端和有些急切的说道:“您可以不去进攻赵国的。”
“若是按着你所说的,我在赵国的学室里教弟子,这些弟子将来就不会去攻打赵国吗?我在秦国,这就是对赵国的一种进攻…若是我今日跟着你离开魏国,前往秦国,那我逝世之后,就没有颜面来见我的朋友了!”,廉颇说着,再次举起了一盏酒,笑着向杨端和示意,然后喝下。
杨端和看起来有些沮丧。
杨端和没有再去劝说廉颇,因为杨端和知道,当廉颇将军有了自己的决定之后,谁都没有办法劝动他,这个倔强而顽固的老头。杨端和再次看向了信陵君,他正要开口,信陵君抢先说道:“您不会是看劝不动廉颇将军,就要劝我去秦国吧?”,杨端和摇着头,说道:“这怎么可能呢…”
杨端和低着头,沉思了片刻,这才开口说道:“我只是想要告诉您…若是有一天,您想要离开魏国去各地看看,或许可以来秦国,在秦国,不会有人为难您,更不会有人为难您的门客,您可以见见我的老师…”
信陵君笑了起来,他说道:“嗯,我知道了,我知道了…他还欠我一顿酒呢!”
显然,他并没有将杨端和的话放在心上,杨端和最终还是离开了魏国,他在魏国的使命也算是宣告失败。而在这个时候,蔡泽也是从燕国回到了秦国,他并不是独自回来的,他还带回了一位年轻人,这位年轻人唤作丹,姬丹。他正是当今燕王的太子,当初,在燕王刚刚登基的时候,这位太子曾在赵国担任质子。
可是因为赵国与燕国之间的关系愈发的紧张,双方又时不时的有些摩擦和碰撞,燕王就派人将太子丹给接回了燕国,太子丹返回燕国,还没在这里待上几年,就又被送到了秦国,这让太子丹非常的恼怒。他就感觉自己像是个无家可归的孤儿,只能寄人篱下,忍受屈辱。
在赵国,他的待遇就不怎么样,谁也不把这个燕国的太子放在眼里,而这样情况,在秦国甚至是有些更加的夸赞,秦人都不把燕王放在眼里,何况是他这个十几岁的太子呢?当蔡泽回到咸阳之后,随便安排了太子丹的住处,便去见吕不韦去了,太子丹再次孤身一人,在这个陌生的地方。
太子丹不懂秦语,这导致他根本没有办法与外界联系,他只能不断的从自己身边的人口中去学习秦语,而燕王派来服侍他的人,已经被蔡泽派到了其他地方,他身边全部都是秦人,这些秦人对他的态度也非常的恶劣。太子丹就在自己的住宅里,平日里天也无法外出,即使外出,他也听不懂众人在说什么,这让他非常的苦恼。
在等待的过程中,终于,有几个人走进了府邸里。
太子丹看到那些侍奉自己的人紧张不安的朝着对方行礼,他就明白,这些来拜访自己的人非同小可,他看到站在自己面前的三个年轻人,他们都是穿着黑色的衣裳,与太子丹身上的白色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为首的那个家伙看起来年纪非常的小,大概只有十四五岁,还没有自己大,可是他非常的嚣张,肆无忌惮的打量着自己。
“你是谁?”,太子丹用雅言问道,在这个时代,贵族之间倒是可以通过雅言来正常的交流,为首的人笑了笑,这才问道:“你是燕国的太子丹?”
“我就是…你又是什么人呢?”
總裁 前妻 很 搶手
“我是秦王。”,嬴政说着,这才看向了自己身边的启和增,他说道:“这位是昌平君,这位是魏公子增…”,丹一愣,他没有想到站在自己面前的人是秦王,他不知道自己是该俯身行礼还是该怎么样,他就待在那里,也没有听清他的介绍,这让嬴政有些不悦,启和增倒是没有在意。
秦国的王,楚王的长子,魏王的太子,燕王的太子,这四个人就坐在这狭窄的院落里。
“您若是没有别的什么事,可以跟着我们去武成君那里学习…”
“武成君…马服君???”,太子丹瞪大了双眼,他问道:“我真的可以去找马服君学习?”
听到这熟悉的称呼,嬴政一愣,神色恍惚,过了片刻,他这才点了点头,说道:“可以,可以的。”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