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問丹朱》-第四百五十五章 悠閒讀書

問丹朱
小說推薦問丹朱问丹朱
回到家的陈丹朱一下子悠闲了。
每日无所事事,不是睡觉就是带着陈小元跟村子里的孩童一起玩打仗。
一开始孩童们对陈丹朱这个女孩子很不信任。
“我可是陈猎虎的女儿。”陈丹朱握着树枝教训他们,几分倨傲,“实不相瞒,我曾经杀过人。”
杀过人啊,这对孩童们来说就很厉害了,于是同意和她一起玩,还将主帅的位置让给她。
陈丹朱不会当主帅,为了不丢面子,让竹林来当副将。
竹林差点气疯——将军都回来了,他竟然还能沦落到跟孩子们玩的地步?
“丹朱小姐,你别忘了你来这里的任务。”他提醒。
陈丹朱靠着一棵大树懒洋洋说:“我的任务就是把兵马带过来,已经完成了。”
也是,竹林便道:“既然如此,就早点回京城吧。”
陈丹朱看他一眼,笑道:“我不回京城啊,这里才是我的家啊,我干吗离开家去京城?”
她在去京城中的去字上加重语气。
竹林愣住了,是啊,陈丹朱说的没错啊,那,他来这里干什么?陈丹朱都回家了,也不需要护卫了——竹林想到一个可能,宛如晴天霹雳。
将军是不要他了吧!
竹林一刻也等不及了,要立刻写信问问将军。
陈丹朱话还没说完呢,就看到竹林白着脸跑了,一旁充当执旗手的阿甜不解的问:“竹林怎么了?吓成这样?”
“让他当个副将就吓成这样了?”陈丹朱说,懒得想——自从她回家后,连脑子都懒得转了,“没他我们也能打赢这群小孩子们!”
说着仰头看树上。
“小元,那些家伙们的动向看清了吗?”
陈小元坐在树上,小小的脸沉静,对她做出一个没问题的手势。
…..
…..
但陈丹朱没能取得胜利,打仗游戏被打断了。
“大小姐让你们快回来。”小蝶站在地头大声喊,又叮嘱,“不要从那边跑,刚种下的菜要发芽了。”
陈丹朱无奈的摇头:“小蝶,你把我们的位置都暴露了。”
算了,她只能认输,让孩子们散了,拉着陈小元走回来。
“姐姐还是跟以前一样唠叨。”她抱怨。
陈小元跟着点头。
小蝶又好气又好笑:“二小姐,你才是跟以前一样,把小元也带坏了。”
陈丹朱回到家,才知道陈丹妍为什么不到天黑就把她叫回来,刚进门就看到葡萄架下坐着的人——他背对着院门,正要从陈丹妍手里接茶。
“张遥!”陈丹朱喊道,又惊又喜的冲过去。
张遥顾不得接茶忙站起来,转过身对陈丹朱一笑:“丹朱小姐好久不见了。”
是好久不见了啊,陈丹朱打量他,见他又黑又瘦——“怎么变得这么瘦,我不是让刘薇告诉你要注意身体,唉,你的咳嗽呢?有没有犯?我干脆再做点药给你,以防万一,唉,还有,你这次伤的那么重,我听金瑶说,你是跟着她一起逃出来的,真是太危险了,唉——”
她一进院子就说个不停,张遥含笑看着她,要说什么也插不上话,直到有人重重的咳嗽一声。
“陈丹朱!你可真重色轻友,只看到张遥,没有看到我吗?”
陈丹朱一怔,这才看到金瑶公主坐在对面,脸不红心不跳的说:“都怪姐姐挡住了我。”
陈丹妍笑而不语。
金瑶公主呸了声,伸手将她从张遥身边扯过来:“什么叫他跟着我一起逃出来,他就很危险?我不危险吗?”
陈丹朱忙道:“危险啊,我那天见到你不就拉着你哭了嘛。”说着又笑,“公主你怎么回事啊?怎么有点无理取闹?”
她没说错什么吧?
金瑶公主轻咳一声:“谁让你把张遥危险怪罪我了。”
陈丹朱忙摆手:“没有没有,我没有这个意思,你们都那么危险,我怎么可能怪罪你?”
金瑶公主将她按坐下来:“张公子伤好了就又到处去看山水,我特意把他叫回来,见你。”
陈丹朱对张遥一笑招手:“快坐下啊。”
张遥笑着点头,又给陈丹朱介绍:“我先前就住在二叔家,我在这里养伤。”
陈丹朱笑眯眯的点头:“那就是到自己家了。”想到他当时伤的不轻,又在水里泡了那么久,还是伸手要诊脉,“我看看有没有留下隐疾。”
金瑶公主在一旁又咳嗽一声。
陈丹朱转头看她:“公主你怎么了?”然后想起来,公主和张遥一起跳河逃生的,“那天只顾着和你说别的了,忘记给你诊脉,我给张遥看完也给你看啊。”
金瑶公主有些哭笑不得:“都过去多久了,要是有隐疾,我们现在哪里能坐在这里跟你说话,你可别乱紧张了。”
张遥也认真的说:“多谢,丹朱小姐,我真的好了,我时刻牢记着你的话,绝不让咳疾再犯。”
陈丹朱松口气,欣慰点头:“那就好,张遥,你要记着,不能掉以轻心,养好身体,才能做你喜欢做的事。”
张遥郑重的点头:“小生谨记。”
金瑶公主再次咳了一声:“还听不听我说京城的消息啊?你就不想知道京城现在怎么样了?我六哥怎么样了?你怎么一点也不担心啊。”
因为没必要担心啊,楚鱼容那么厉害,肯定什么也难不住他,陈丹朱哦了声,正襟危坐:“快告诉我,怎么样了?”
一直在一旁看着陈丹妍微微一笑,从小蝶手里接过茶壶放下来,让年轻人在一起说话,自己带着小蝶走开了。
小蝶回头看了眼,忍不住跟陈丹妍低声说:“二小姐这么傻呆呆的,都看不出金瑶公主和张遥之间——”
这么傻呆呆的,怎么在京城做出那么多吓人的事?
陈丹妍温柔一笑:“因为她在家里啊。”
在京城丹朱小姐一个人迎战,还要护着他们这一大家人,眼观六路耳听八方,浑身长满倒刺,披荆斩棘,哪里容得半点疏忽,连睡着的时候脑子都是转着的吧。
现在那些艰难的时刻都过去了,她的丹朱回到家里,就像沐浴在阳光里的猫,懒懒洋洋舒展。
不过,有件事,总不想也不行吧?看,那位就让金瑶公主来提醒了。
金瑶公主带来的消息很多,或者说,自从陈丹朱离开京城后,京城的各种事进展的非常快。
首先是诸臣进了皇宫,楚鱼容也没有藏着掖着,让他们见皇帝,纵然皇帝在昏迷中,也被楚鱼容用药叫醒,让他把事情交代清楚。
皇帝没有办法只能打起精神交代,太子和五皇子联手逼宫,这一下废太子罪名再无遮掩。
皇后虽然死了,还是被废了封号,连皇陵也没能进,被另找了地方安置,五皇子跟着她一起入葬,废太子留了一条命,被罚去给废后守墓了。
皇帝没有追究楚修容陷害自己的罪,但因为他的举止造成了这么大的危急,所以被罚的也不轻,剥夺了封号,徐妃也被赶出了宫廷。
处置了有罪的人,余下的就是奖赏了——也只有一个皇子可以被奖赏。
楚鱼容被封为太子,皇帝的意思是立刻就退位,但被朝臣们哭着挽留了——一般都是要挽留三次的。
“父皇退位是肯定的。”金瑶公主轻声说,她倒是没有伤心,觉得这样也好,父皇好好养病,不要再想先前发生的这些事了,“大概年底就差不多了。”
年节的时候,旧去新来,是最合适的日子。
楚鱼容那时候就要登基。
楚鱼容要当皇帝了。
陈丹朱有些恍惚,心里轻轻飘飘:“这是好事,他一定能当个好皇帝。”
金瑶公主笑着点头,又道:“六哥好事不急。”说这里意味深长的看了眼陈丹朱,“二哥四哥的好事先进行。”
那两个家伙有什么好事?陈丹朱脑子没有转,有些呆呆的看她。
“成亲啊,你忘了,先前父皇给亲王们定下了亲事。”金瑶公主说,伸手戳了戳她额头,抿嘴一笑,“你自己也有呢。”
诸天之百家系统
陈丹朱躲了躲,讪讪道:“那个,还作数啊?”
“怎么不作数啊,金口玉言,父皇与王妃们家都交换了定礼的,只是先前出了事没有办法成亲,现在父皇说了,让大家立刻马上成亲,就当是给他冲喜了。”金瑶公主捧着茶杯说,又顿了顿,“不过,三哥的取消了。”
陈丹朱顿时坐直身子:“还能取消吗?”旋即又想到楚修容的身份,被剥夺封号成了庶人,在世家大族眼里,已然是罪人身份了,“是女方反悔了吧?”
金瑶公主一笑:“还真不是,女方不仅不反悔,那位小姐甚至偷偷来见三哥表明心意,只是——三哥坚持取消婚约了,说先前是为了讨父皇欢心,才这样做的,现在,他不需要在意父皇了。”
说完叹口气,看了陈丹朱一眼。
陈丹朱心想你叹气归叹气,看她干什么,但,她也忍不住轻轻叹口气。
金瑶公主和张遥没有留下吃饭就告辞了。
战事还未结束,有陈猎虎坐镇,很多事也要金瑶公主处置,能来见陈丹朱一面已经很不容易了。
不过——
“张遥你不用急着走啊。”陈丹朱挽留,“山山水水放在那里也不会跑,你也要休息一下啊,在家里养养身子。”
张遥笑着道谢:“不用不用,金瑶公主也不让我一人乱跑,给了很多护卫随从,我在外边比家里还舒服呢。”
“随从多也不一定有用啊。”陈丹朱凝眉想。
金瑶公主气呼呼的道:“还有大夫,大夫,好几个大夫呢,可以了吧?”
陈丹朱还要说什么,陈丹妍再也看不下去了,含笑上前拉住木头一般的妹妹。
“好了,张公子自有分寸。”她说道,“张公子那么聪慧,那么危险的境遇都能带着公主逃生,你不要瞧不起他嘛。”
当然不是瞧不起他,相反很瞧得起呢,张遥多厉害啊,只是前一世他早夭,不过转念又一想,被西凉兵马追击那么危险的张遥都能活下来,可见命运也改变了。
陈丹朱忙对张遥道歉,送他和金瑶公主离开,看着金瑶公主上车,张遥骑马在一旁,坐上车,金瑶公主就掀着车帘,张遥转头跟她说话。
“——重色轻友,你是说我是美色吗?”
金瑶公主呸了声。
陈丹朱站在后方听到这句,忍不住笑了,转头对陈丹妍说:“你看,张遥多有趣,会跟金瑶公主开玩笑。”
陈丹妍莞尔一笑:“是,张公子很有趣。”
是吧,张遥真是特别好的一个人,陈丹朱满目欣慰,眼角的余光看到一旁的小蝶。
小蝶一副不忍睹的神情。
“小蝶你什么表情啊?”陈丹朱不高兴的问,“你不觉得张公子很好吗?”
小蝶干笑两声:“好,很好,好得很。”
陈丹朱不跟她理论,目送金瑶公主和张遥在卫兵的护送下远去,也没有再出去玩,坐在葡萄架下沉思。
陈丹妍在一旁给陈小元做鞋子,见陈丹朱神情凝重,忍不住问:“想什么呢?这么认真?京城里有不好的消息吗?”
陈丹朱摇头:“没有,京城里都挺好的,楚——太子在,不会有事的。”
陈丹妍微微一笑看着她:“那怎么啦?”
陈丹朱转头看她,搬着小凳子挪过来一些,低声问:“姐姐,你觉得张遥怎么样?”
“我妹妹一心护着的人,当然是很好的人啊。”陈丹妍笑道。
陈丹朱略羞涩一笑:“那你觉得我嫁给他怎么样?”
陈丹妍如今已经做惯针线活了,稳稳的控制着手没有扎到自己,坐在屋顶上写信的竹林就没那么幸运了,手一抖,墨染了已经写了密密麻麻一张的信纸。
真是好气,竹林只能将信纸团烂。
丹朱小姐一天到晚的想的什么?
先是要留在家里,又想要嫁给张遥——嗯,嫁给张遥自然就不用去京城了。
不过,竹林想起来了,好像丹朱小姐和六皇子也被皇帝指婚。
院子里的陈丹妍也正问出这个问题。
“阿朱。”她含笑问,“你是不是忘记了,你和六皇子还有婚约?”
陈丹朱垂目:“我没忘啊,但是,当时那种情况,跟燕王鲁王他们不同,我和六皇子的事,说白了是因为太子陷害,又因为陛下生气罚我们——”
虽然,嗯,事后六皇子给她说了一大通这样那样的话——
陈丹妍看着垂着眼的妹妹脸颊浮现红晕。
“但,你们也是达成了共识的吧?”她提醒妹妹。
真是不知道该说妹妹胆子大,还是胆子小,胆小的不敢面对六皇子的情意,胆大的敢自己去找别人当夫婿。
陈丹朱又抬起头:“达成是达成了,但是,现在不一样了啊,他是太子了,将来还是皇帝,婚姻大事,哪能儿戏啊。”
陈丹妍笑了笑:“婚姻大事是不能儿戏,你们都要好好的想想。”
所以她现在就在好好的想呢,陈丹朱不说话了,托腮继续凝重专注的想。
屋顶上的竹林也想了想,如果丹朱小姐不纠缠的话,她和六皇子的婚事就能作废了。
将军殿下也不用为此烦恼了!
竹林迫不及待的又拿出一张信纸,将这个好消息立刻马上送去京城。
……
……
初冬的皇城蒙上寒意,温暖的勤政殿换了新的人安坐,氛围也与先前不同。
比如有人在其内发出狂笑,惊的殿外站着的太监们都忙退开一些。
这是在对太子不敬吧。
这些日子,名不经传的六皇子突然被皇帝封为太子,有很多朝臣不满意,在朝堂上难免失仪,而这个六皇子却不是什么好脾气,竟然让禁卫打这些朝臣。
皇帝和先前的废太子,可都是温和有礼的,哪怕再生气,最多留置不用,还从未打过朝臣。
这简直是羞辱啊。
这些朝臣们挨打不重,但因为丢脸生气都气的卧床不起了。
今日这个狂笑的家伙也要倒霉了吧。
【看书领红包】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
殿内王咸丝毫没有要倒霉的自觉,一边笑还一边问对面坐着的楚鱼容。
“小鸟自动投怀?会替人考虑的,善良姑娘?”他重复着楚鱼容说过的话,再大笑,“善良的姑娘这才飞走几天,就开始考虑新丈夫的人选了。”
楚鱼容的脸色也没有以往那般清亮,皱着眉头有些无奈。
他好像的确是有点大意了。
“陈丹朱这家伙。”王咸在旁幸灾乐祸,“哪有良心啊!”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