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xdr好文筆的都市异能 小閣老笔趣-第四十一章 法師拒絕了看書-b1tfz

小閣老
小說推薦小閣老
“怎么,我们的水军也遭到袭击了吗?”宗麟咳嗽连连问道。
宗欢默默掏出手帕,擦掉脸上的茶汤,摇头道:“那倒没有。若林镇兴和他的水军众,还好端端在臼杵港里待着呢。”
“那就好那就好。”宗麟这才松了口气,跟毛利家的大战可离不开自己丰后水军啊。“那明朝人来干什么?”
“他们不是亲自来的,而是派大村纯忠为使者,前来提议跟我们结盟的。”宗欢收起帕子道:“说是只要我们同意他们的三个条件,就可以帮我们打败毛利家了。”
“好大的口气啊。”宗麟哂笑一声道:“什么条件?”
“从此以后,九州岛只能跟他们指定的耽罗商会做生意,不许其它外国船只停靠。”宗欢说着看一眼主公的脸色,其实他跟大村纯忠一样,觉得这个条件蛮欧克的……跟南蛮处久了,都会说几句西洋话了。
大友宗麟却摸着自己锃亮的脑袋沉默不语,半晌方缓缓摇头道:“老衲拒绝。”
“为什么?跟谁做生意不是做?”宗欢不解问道。
易筋經傳人在異世 景泰
特種戰兵在都市
“这一战,我们已经胜券在握。明朝人不帮我们,我们也一样能赢。”便听宗麟道:“所以我为什么要为我自己已经拥有的东西付钱?”
“而且我已经受够了他们的敲诈,汪直也好,南蛮人也罢,过去这些年里,从我们手里赚去太多的金银了!”顿一下,他冷哼一声道:“大明丝绸、茶叶、瓷器,只要运到我们这里,无不立刻涨价十倍,把我们当成冤大头来坑!他们凭的是什么?不就是我们没得选,只能跟一家做生意吗?”
“是。”宗欢点点头,他也听说在大明这些都是寻常物件,到了日本却都卖的极贵。好比一个青花瓷盘,在杭州只用十几文钱一个,到了日本就要两百蚊钱,真是太黑了。
大寶傳奇
“现在,终于我们终于有机会摆脱他们的敲诈了,绝对不能再错过!”大友宗麟背着手,双目炯炯的看着院中的枫叶落在水池中,坚定不移道:“告诉大村纯忠,我最多同意明朝人和南蛮拥有同样的权利——可以在我的领地内自由贸易!不可能给他们更多了。”
他说的是自己的领地,而不是北九州。因为他只是不想被外国人剥削,但不代表他不想剥削本国人。所以他自然是想垄断全岛对外贸易,而不是谁都能跟外国人做生意了。
無限之科技主宰
抗日之異時空軍威 笑臥紅塵
“如果他们不满,就跟南蛮人掰手腕去嘛,我们可是谁都得罪不起的。”大友宗麟伸个懒腰,一脸云淡风轻道。
“只是这样一来,他们会不会倒向毛利家?”宗欢提醒他道。
“嘶……”大友宗麟闻言眉头紧皱,过一会儿摇摇头道:“就算他们想同毛利家结盟。元就公应该也不会同意的。毛利家的水军,本身就比我们强大,而且还有村上水军相助,元就公神机妙算也料不到,我们已经……”
涉及到此战的最高机密,哪怕是只有他两人在,大友宗麟也选择了跳过去道:“所以我相信,元就公也不会答应他们的。”
“但说不定元就公会虚与委蛇。”宗欢又想到一种可能:“先假装答应哄住他们,待战后再翻脸不认账。”
“不会的。”大友宗麟断然道:“明朝的船队连西洋船都能击败,哄骗他们可没好果子吃。”
史上最蠻的使魔
“而且外国人怎么能指望呢?”宗麟说着话,嘴角情不自禁抽动一下,他已经吃过一次这样的亏了。
那是八年前,大友家上次与毛利家大战的时候。因为宗麟早就见识到了南蛮人船坚炮利的厉害,便以断绝贸易相要挟,让他们派船帮自己攻打扼守关门海峡的门司城。
南蛮人的火炮很是凶猛,很快就把山城下的毛利军轰得落花流水,逃进了门司山城去。但南蛮人的火炮攻城不行,开了几炮见没什么效果,就开始出工不出力,当天便以弹药不足为由,向他请辞退出了战斗。害得大友家最终放弃了攻打门司城,将海峡控制权拱手让给了毛利军,结果导致了最后的失败。他和手下将领不得不通过出家来承担责任。
所谓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有了上次的教训,他怎么还会把希望寄托在外人身上?
他都不会了,西国第一智将又怎么会呢?
~~
臼杵城下町,海滨教堂内。
阳光透过七彩的玻璃照射进来,钢琴奏出典雅的宗教音乐。
耶稣受难像下,穿着黑色教士袍,悬挂金色十字架的路易斯神父,正在捧着圣经领读。
“你们若遵行我的律例、谨守我的诫命。我就给你们降下时雨、叫地生出土产、田野的树木结果子……”
远道而来的大村纯忠,正恭敬的跪在耶稣像前,虔诚的跟着诵经。
“我要赐平安在你们的地上……我要叫恶兽从你们的地上息灭。刀剑也必不经过你们的地。你们要追赶仇敌、他们必倒在你们刀下。你们五个人要追赶一百人、一百人要追赶一万人。仇敌必倒在你们刀下。我要眷顾你们……”
“我要作你们的神、你们要作我的子民。我是耶和华你们的神。”神父缓缓合上了圣经,手在胸前划个十字道:“Ite missa est.”
“感谢主。”大村纯忠也虔诚的画了个十字。站起身后,他又躬身亲吻了路易斯神父的手背道:“也感谢神父特意为我特意举行一场弥撒。”
“主总是眷顾他最虔诚的信徒的,比如堂·罗密欧你。”路易斯神父微笑着邀请道:“来用圣餐吧。”
两人便来教堂内小餐厅里,用玻璃杯享用血红的葡萄酒,还有烤的金黄的面包。
神父轻轻晃动着手中的玻璃杯,酒液上映出他一脸的忧虑。“我的孩子,你见到托雷斯神父了吗?”
“见到了。”大村纯忠咽下口中面包,用雪白的餐巾擦了擦嘴角,答道:“他和平托船长都平安无事,明朝人给了他们应有的待遇。”
说着他又画了个十字,心说倒马桶也是份很有前途的工作。“当然他们还是希望能尽快重获自由。”
“那是当然,托雷斯神父是陪同沙勿略神父前来的拓荒者,也是我们耶稣会在日本最重要的精神支柱。”神父沉声道:“我已经将此事汇报给京都的教区长,那边马上就会派人过来,我们一定会尽快把他营救出来的。”
顿一顿,神父又道:“当然,还有平托上校和他的船员们。”
“神父的意思是,不用等澳门那边回信了?”大村纯忠有些吃惊的问道。
“那里也都是主的孩子。在紧急时刻,我们耶稣会可以代表澳门方面,与对方谈判。”路易斯神父点点头,又道:“当然,我们已经第一时间派快船去澳门通知此事了。最终的结果还是要总督认可才行。”
隱婚萌妻是天後
“明白了。”大村纯忠点点头,心说自己还是有些小瞧这些人畜无害的传教士了,居然能代表得了南蛮军方。
“对了,我的孩子,那些明朝人,对我们切支丹教什么态度?”路易斯忽然有些着紧的问道。
“没有特别明显的表示。”大村纯忠想一想,含糊答道:“好像也没有特别的兴趣。”
“没有像那些佛教徒那样,表现的势不两立?”路易斯身份却穷追不舍道。
劍客的宿命 範灑
幹柴烈火,總裁你好壞
“那倒没有。”大村纯忠只好老实答道:“事实上,那位赵公子好像很了解切支丹教和你们葡萄牙人。但神父你知道的,我们东亚人讲深藏不露,越是身居高位者,就越不能让下面人窥伺到自己的想法,所以他到底怎么看你们,怕是不只要听其言,还得观其行。”
異界逍遙狂少 星逆
“听其言,观其行吗?”路易斯觉得这句话很赞。“这又是中国人的辞藻吗?”
“是。”大村纯忠点头道:“中国是我们的老师,我们的文明就是拜他们所赐。”
“嗯。”路易斯神父不禁露出神往之色。到中国去传教,才是他们耶稣会来东方的目地——尤其是明白无法靠武力征服这个伟大帝国后,他们就更想用宗教渗透进去了。
可惜沙勿略神父费尽心机,也没踏足大明内地一步,最后满怀遗憾的死在了广东的岛屿上,葬在了澳门。
对每个勇于挑战的耶稣会士来说,拿下中国就是他们的终极目标了。谁能第一个进中国传教,便会得到无上荣光,将来肯定能封圣的那种!
“我的孩子,你什么时候回去?”路易斯神父有些按捺不住激动的心情。
“等大友家回信,然后我就回横濑浦报信。”大村纯忠答道。这些红毛鬼什么心思都写在脸上,轻而易举就能看出他们的想法。但大村纯忠也乐见其成,要是这帮传教士能把那赵公子也发展成教友,那不就什么都好办了?
哈利路亚!
“神父有什么吩咐?”
“你稍等两天。”路易斯神父沉声道:“等京都派人来之后,我们跟你一起出发。”
“那再好不过了。”大村纯忠高兴的点点头。这样就算大友家不同意结盟,他也有个交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