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jlk精彩絕倫的小說 武俠世界的慕容復 ptt-第一千三百九十七章 棘手的問題熱推-oh8mw

武俠世界的慕容復
小說推薦武俠世界的慕容復
郭府大门前,郭芙脸色又红又尴尬,将慕容复拉到一边,低声道,“慕容大哥,你是来踢馆的么?”
慕容复忍不住捏了捏她的小脸颊,一本正经道,“芙儿何出此言?你家又不是开馆的,何来踢馆之说。”
“那……那你带这么多人来做什么?”郭芙问道,目光略不自然的扫视着凌霄阁弟子。
英倫莊園主的奇幻生活
慕容复自然明白她的意思,故作愕然道,“怎么,不是你爹爹请我赴宴么?”
“哎呀你……”郭芙本就性子直,被他三两句一气,索性直言道,“可……可你也不能带这么多人来啊,你最多……最多带几个亲信也就是了。”
慕容复心中好笑,慕容雪淡淡道,“如果郭府不方便的话,不如我们回去吧。”
“我……”郭芙欲言又止。
这时郭靖火急火燎的跑了出来,“慕容公子,有失远迎,还望恕罪。”
他确实是得到了下人的汇报,特意出来迎接慕容复的,不过当看到门前站着的二百多人时,不禁心头一跳,这什么意思?
慕容复淡淡一笑,“郭大侠客气了,怎么说在下都是个晚辈,怎能劳烦郭大侠亲自相迎。”
郭靖有心问问为什么带了这么多人来,但又不大好问,只好说道,“慕容公子客气了,请进,快请进。”
婚姻呼叫轉移
一行人浩浩荡荡进了郭府,期间又给郭靖单独介绍了下东方晴,当然,他没有直接说出东方晴就是日月神教教主,只说她是日月神教的人。
郭靖虽然好奇,却也没有多问,神色间并无半点义愤填膺、正邪对立之类的情绪,反而颇多感激,盖因日月神教这次为襄阳城所做的贡献实在太大,他又怎说得出什么不是。
宴席规模果然不大,总的也只有一百来人,这倒不是郭靖小气不想请,而是大家都很客气,接到请柬的门派最多只会来三两个代表,谁也不会像慕容复这般将所有人都带来。
汐妃今比
郭靖很快让人给慕容家的人添桌上菜,他会在意人多么?显然不会,但他还是提心吊胆的,生怕慕容复带这么多人过来别有什么用意。
此时厅中各派掌门都还没有入席,一见慕容复到来,马上起身相迎。
山裏悍妻:將軍的小嬌娘
慕容复一路寒暄过去,能够感觉得出来,众人看他的眼神已经有所变化,谈不上多么尊敬,但绝没有半点轻视之心,说不上多么崇拜,却不敢拂逆他的意思。
这是因为如今整个襄阳城的命运,都悬在他一人身上了。
“诸位客气了,让小子受宠若惊啊。”慕容复客气的朝四面拱了拱手,目光一扫,基本上襄阳城有头有脸的武林中人都在这了,却没有黄蓉的身影。
想了想,他朝郭靖问道,“郭大侠,尊夫人可是有恙在身,怎的不见她出来?”
郭靖不疑有他,毕竟昨天晚上就是他救出妻子的,口中解释道,“拙荆她很好,只是忧心岳父的身体,一直侍奉左右抽不开身,不过稍后她自会当面致谢公子大恩的。”
BOSS,向錢看 Minor
慕容复摆了摆手,“尊夫人没事就好,什么谢不谢的,郭大侠太见外了。”
郭靖招呼众人落座,正式开席,席间觥筹交错,相谈甚欢,除了同为一席的人外,其余群雄也都轮流过来敬慕容复酒,俨然到现在才真正将他当成襄阳城之主。
慕容复自是来者不拒,一碗一碗的干下去,不一会儿,他便以此为借口离开了正厅。
“哈哈,慕容公子的酒量似乎不大行啊。”丘处机爽朗笑道。
他一向喜欢结交豪杰,豪杰都是很喜欢喝酒的,可对慕容复,他却生不出半点不喜之意。
“我还是第一次见他如此狼狈。”
“金无赤足,人无完人,慕容公子武功登峰造极,智计卓绝,已经是个几近完美的人,若酒量再好,那还有我等的活路么?”
“我看未必,酒本是穿肠毒药,练武之人若要保持巅峰境界,自然少饮为妙,我想慕容公子正是明白这一点才严以律己的。”
“扫兴,扫兴,宋大侠这话未免太过扫兴,多罚三杯!”
……
且不说众人如何议论,此时慕容复已经悄悄摸到后院,先去了黄老邪养伤的小院,居然没找到黄蓉,他又去了黄蓉的住处,果然感觉到一股熟悉的气息。
方邪真系列之破陣
愛定離手:出千相公小賭妃
他正要推门而入,忽然一个丫鬟轻手轻脚的走了过来,手上端着一个药罐。
慕容复一愣,悄悄隐到柱子后面。
丫鬟敲响房门,很快房门打开,黄蓉探着头左右看了几眼,确定没人之后才从丫鬟手里接过药罐,并低声问道,“有人见到你煎药没?”
丫鬟摇头,“没有。”
黄蓉目光闪了闪,“记住,这件事不许跟任何人说。”
“奴婢记住了。”
丫鬟走后,黄蓉又探头探脑的四处看了几眼,就跟在做贼一样。
慕容复看得好笑,闻着空气中淡淡的药味,他瞥了药罐一眼,若有所思。
黄蓉进屋后,慕容复很快来到窗户外边,捅破窗户纸朝里面望去,只见黄蓉呆呆坐在梳妆台前,身前放着刚才的药罐,从铜镜中可以看到她的脸色,红白交加,犹豫不决。
慕容复心头一跳,她不会要堕胎吧?
果然,黄蓉犹豫良久,掏出一包药,缓缓打了开来。
“要阻止她么?”慕容复也陷入了犹豫,说真的,他并不是很想要这个孩子,抛开别的不说,黄蓉的身份就够他头疼了,他虽然有着极强的占有欲,可也明白想要完全霸占黄蓉可能性实在太小了,能保持现状已是一个不错的结果,偏偏这个孩子的出现,让事情朝着未知的方向发展。
思绪间,黄蓉已将药末倒进药罐中,轻轻搅拌一会儿,而后舀了一碗出来,放在嘴边吹了吹,便要一饮而尽,她动作是那么轻柔,那么自然。
“噗”的一声,一道劲力隔空袭来,药碗落地,摔了个粉碎。
慕容复最终还是出手了,虽然来的有点突然,虽然他还没做好准备,虽然情况有点特殊,但到底也是他的孩子,他还未到良心全泯的地步,怎能眼睁睁看着黄蓉堕胎。
黄蓉猛地吃了一惊,朝窗外看去,“谁在那里,滚出来。”
“是我。”慕容复沉声说了一句,缓缓从窗户爬了进来。
“是你。”黄蓉语气一缓,“你不是在前厅吃酒么,怎的跑到这来了?”
慕容复来到梳妆台前,盯着桌上的药罐,良久才吐了口气,语气略带冰冷的说道,“你可以开个条件,把孩子生下来,我自会养他。”
黄蓉一怔,目中闪过一丝疑惑,但很快又是一缕恍然,轻笑道,“你不是说过由我做主么?”
九龍吞珠 齊家七哥
“那到底是我的孩子,我可以付出相应的代价,把他赎回来。”慕容复说道。
黄蓉的脸色有点古怪,似乎想笑,却又笑不出来,半晌才叹了口气,“你这人可真是自作多情,谁说孩子就是你的了?”
“什么?”慕容复脸色一变,“孩子不是我的?”
黄蓉模棱两可的说道,“我又不是你的什么人,孩子凭什么就一定是你的?”
“你……”慕容复犹自不信,“可我明明记得,你跟郭靖有几个月没同房了。”
黄蓉脸色有些复杂,淡淡道,“你亲眼看见的?我说你就信么?”
慕容复心头一震,一时之间居然无法判断这句话是真是假。
黄蓉略带嘲弄的看了他一眼,“所以我生不生孩子关你什么事?”
慕容复怔怔了她半晌,忽的展颜一笑,“不管孩子是谁的,他总在你肚子里,你总不该把他打掉吧。”
替身前妻,總裁一寵到底
他突然反应过来,如果孩子是郭靖的,她绝不会堕胎。
黄蓉微微叹了口气,“你这人不但自作多情,还喜欢自作聪明,我什么时候要把他打掉了?”
輪回遊戲世界
慕容复一愣,指了指桌上的药罐,“你刚才……你这……”
黄蓉白眼一翻,“这是安胎药。”
“安胎药?”慕容复一脸懵逼,安胎药用得着加什么粉末?吃不吃安胎药用得着这么犹豫?
黄蓉干脆将先前的药包递了过来,“这是家父当年为了芙儿给我配制的‘安神散’,吃了它之后,胎儿稳如泰山,就是想打也打不掉了。”
慕容复瞬间明白过来,原来方才她的犹豫,是还没下决心要孩子。
想到这他心头一热,俯身在她脸颊上一吻,“谢谢。”
黄蓉脸色微红,嗔怪道,“你别高兴的太早,这个孩子生下来也不会认你的。”
慕容复心头一阵刺痛,语气生硬的问道,“你跟郭靖几个月没同房,他会相信孩子是他的么?”
黄蓉默然片刻,“我自有办法让他相信。”
为今之计,似乎也只有这么一个选择,但慕容复仍旧有些不甘心,“如果我想要这个孩子呢?”
“怎么要?”黄蓉一时没明白他的意思。
慕容复沉吟了下,“我可以想办法让你生下这个孩子,而绝不让郭靖知道,孩子以后跟我。”
黄蓉追问道,“什么办法?”
“这个……暂时还没想到。”
“哼,那就等你想到再说吧。”黄蓉打心底是不愿意的,因为孩子跟了慕容复就不可能再认她,她又何苦那么折腾,还不如趁早打掉省心。
(书群号,四六三五八七七三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