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都市小说 燼神紀 txt-第一千零三十四章 四英戰黿龜閲讀

燼神紀
小說推薦燼神紀烬神纪
对于这天瑶星界的具体格局,那通典之中有着介绍,这天瑶星界,在形成之初便以一种五瓣莲似的形式存在,而这所谓的凡人界,便是这莲花的花托,而那所谓的修界所在,便是在这五瓣之上。
这花瓣与这花托的相接处,分布于这天瑶凡人界五方,其地要么是绝渊,要么是古泽,其中还有着无数禁制,仙凡难度,称为天门。这凡人要通过这五处天门进入修界是绝不可能,而那修界修士,要通过这天门及达凡界也不容易。
“本以为这神界之地,人人皆为修士,想不到还是有仙凡之分。”站在大泽岸边,看着那百里外被浓雾封锁的湖面,灵儿颇为感慨地说。
“这也正常,神界,灵界,凡界划分不过是因其灵气不同,天道高下,可这人,想要超脱凡体,却是要靠一步步苦修得来,凡界既然有人能够苦修成道,这神界有凡人不可超脱便也在情理之中。”独孤篪笑了笑道。他说的不错,人既然不能生而成神,那么这神界还是以大部分凡人为主体也便是情理之中。
“那姓涂的所在的仙剑宗,在这东华天中也不过三流宗门,可笑还想让咱们加入他的宗门呢。”旁边凤漪想起那日那一位姓涂修士的心思,实在颇为不屑地道。
“他怕是不怀好心。”徐芷若轻捻着散在胸前的一缕秀发,淡然地接口:“他是相信了咱们真是来自另一星界,猜测咱们的身份,必然是那星界里极为厉害的宗门子弟,所以打的主意不是咱们身负的功法,便是觊觎咱们身上可能拥有的宝物。只是以他的本事,觉得没有胜过咱们的把握,这才想引着咱们入门,才好徐徐图之。”
“哼,就他那副心思,表现的实在太明显了,当时饶他一命却是便宜他了。”凤漪轻哼一声。
“这样的人,在修士之中比比皆是,杀之何益。”独孤篪笑着看了一眼凤漪笑着道:“不过想不到,这修界之中竟然如此混乱,实在是叫人无法相信。”之前凤漪在抹去那姓涂者关于自己四人的记忆之时,还是将其记忆复制了一份,从而了解了这天瑶修界如今的情况。
让他们想不到的是,那修界竟然是如斯地混乱。这混乱到不是说没有秩序,既然那修界门派之间也分层次,其相互之间便有主从,便有归属,这便是一种编制秩序。而这里所说的混乱,却是那修士之间的关系与行为。
在这修界之中,大部分修士都遵从一种狼性行为准则,那便是唯我,拼搏,掠取。门派之间是如此,修士之间是如此,甚至于那出于同门之间的师兄弟间一样是如此,这就让独孤篪有些想不通。
记得他自那些个禁断天涯神人记忆中得来的讯息,这神界的修士,本不应如此才对。他却那里知道,在这神界分裂之前,焰神侵入的那一段历史过程中,为了在绝灭与杀戮中生存下去,神界的修士们早已放弃了以前的那种心态,而重新建立起一种更易在丛林法则主导的乱世中求存的理念。
而且后来的神界有识之士,也认为那些个外来的焰神强者只所以会给神界带来如此大的灾难,追根究底,还是这神界主流的道修功法中那无为理念,磨灭了神界修士心中的那一份血勇。
痛定思痛,为了不再让历史重演,为了保持这分血勇能够在修士体内存在与延续,他们便暗暗制定了这种极为残酷的竞争机制。
“这样的混乱,对于哥哥来说也并没有什么坏处,我想哥哥怕是有些期盼,能够在这混乱世界中大显身手呢。”还是灵儿了解他,怎么说,作为男儿来说,心中总是会隐隐有着一份好斗与嗜血的情绪,再者说了,之前那阿修罗王传给他的信息中也曾说过,那突破与进步,最好的方法便是斗争。
“我只是担心你们会觉得厌恶。”独孤篪笑着看了灵儿几人一眼。
“不会呀,只要战斗能够促使我们的修为提升,我们怎么会厌恶呢,这一路下来的血腥,咱们见得也不少了,习以为常了吗。”徐芷若笑嘻嘻地道。
“也是呢,自从上一次咱们突破之后,到现在多长时间了,几乎再无寸进,似乎还真的是因为少了残酷的战斗来激发体内的潜力才会如此。”凤漪倒是略略皱眉,说出心中的疑惑。
说实话,她是真灵之身,说来这真灵,魔灵之类的存在,天性之中便带着一种杀戮意志,斗胜之心,所以,她对于杀伐争斗不但不反对,还有一丝隐隐地期待。
既然查取了那姓涂修士的记忆,独孤篪他们自然也知道了通过这大隐泽天门进入东华天的方法。如何于迷雾中定取方向,如何穿越结界,程序手法到不是太复杂,只是在这穿越迷雾的过程中,费时倒是不短,主要还是这迷雾范围太大。
好文筆的都市小說 燼神紀 起點-第一千零三十四章 四英戰黿龜看書
当然,在这途中,四人也不可避免地遇了那凡界人口中传说中的水中恶兽,一些凶恶嗜血,巨大无比的水中生物,只是这些个生物却是灵智极低,大多都没有通灵成妖的机会。
嚓,一声轻响,如利刃剖瓜,一头额生九目的怪鱼,在一片如霓虹匹练般的刀影闪过之后,那小山一般的巨大头颅被轻轻剖作两半。出手的是凤漪,只见他一身红衣俏立舟头,手中捏着的,正是她自己的本命法宝舞凤翎。也是这只怪鱼倒楣,什么不好惹,偏偏要惹这只小辣椒,不曾想,只一个照面便被削去了脑袋。这已经是独孤篪四人自进入这隐泽以来消灭的第九头怪兽了。
“这个怪物倒是颇为强大,虽然体内没有妖元,但仅凭其强大的体魄,也有着不下于元婴初期的战力了。”灵儿分析着这头怪鱼的战力。
“是啊,想我们方进入这迷雾中时,那第一个遇到的水蟒似的怪物也不过金丹中期战力,这越往里走,怪物的战力也越强,却不知前路还会遇到什么级别的存在。”徐芷若微微皱眉道。
“可不是吗,本来用那从姓涂的家伙处得来的避兽丹便能轻松避开这水中怪兽的,哥哥与凤漪偏要见识见识这怪兽的厉害,还好这分水舟够结实,不会轻易被这水兽撞破,不然,就咱们几个不会飞行的,难不成要一路游过去?”灵儿颇有怨气地白了独孤篪一眼。
“哈哈,咱们不是对这神界了解太少么,我们也只是想要更好地检测这神界生物的实力吗。”独孤篪干笑一声音,辩解道。
“得了吧,找的什么烂借口,我看是你们两个好长时间没有和人打架了,闲的手痒,想找个对象发泄一下吧。”灵儿给了独孤篪一个大大的白眼,反驳道。
被猜中了心思,不,是他的心思,根本就瞒不过灵儿。独孤篪不由得拍了自己脑袋一下,自嘲地笑道:“我也是瞎费力,明知瞒不过你,何必费心找什么借口。”他的语言动作,一时惹得众女掩嘴而笑。
随着分水舟的不断前进,那找上门来的水兽也变的越来越强,由最初的连这四人一招都敌不过,到最后,却是要他们四人联手才能勉力灭杀。到了此时,他们所见的水兽,其战力怕是已经到了冲灵极境,甚至是洞玄初其的水平了。
不过这种不断战斗的过程,对于他们四人来说却是大有好处的,在这一场场的战斗中,四人体内的元力不断被调用,体外的灵力不断被纳入,身体经脉,也不断地被那新生的元力洗礼,使得他们四人与这神界大道的契合度也在极快的增长,而这种契合度的增长,也预示着他们的真实战力也在稳步回升。
“好畜生!竟然如此难斗。”湖面之上波涛汹涌,浓厚的迷雾,也激烈波荡着,向着四方翻涌,四道身影,玄,紫,红,白,脚下各自催动一舟,飞梭般驰于湖面之上来回穿梭,其各自手中擎着一件法宝,正将一头巨大鼋龟围在中央。
这四人自然便是那独孤篪四人,这四人衣着各有其色,独孤篪是一身白衣,灵儿着紫,徐芷若是一身玄黑轻衫,而凤漪却是一身霓裳红裙,四人手中法宝,也自是其本命之物,非是寻常刀剑类宝物。
紫鼎紫言,威压四方,以法力摧动,便如有镇压天地之力,且其本质极其坚固,此时的独孤篪,便是驾驭此鼎,持之若作重锤向那鼋龟背上暴砸,或以法力摧动,吸纳消解这鼋龟口中不时喷射而出的玄冰罡气。
他那一身白衣,让其整个人看起来飘逸若仙,可这一动上手来,其暴力程度却是一尊杀神一般。
灵儿手中幽冥镜,功效最是奇特,她或是持其在手,忽地一照,便将队友传送到那鼋龟意想不到的方位,实施突杀,或是自其手中飞出,如一轮幽暗月轮,将那鼋龟的法攻之力反射而回,使其自尝苦果。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