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都市异能 日月風華 愛下-第五三二章 以衆凌寡看書

日月風華
小說推薦日月風華日月风华
朱东山自进了刑部衙门以来,从来都是别人见着他便退避三舍,何曾见过这样的阵势,心里还真是有些发虚。
“你们要做什么?”朱东山脸色一沉:“要造反不成?”
好看的都市言情 日月風華 愛下-第五三二章 以衆凌寡讀書
刑部的差役倒是训练有素,已经护在了朱东山身前。
人氣都市小說 日月風華討論-第五三二章 以衆凌寡展示
“朱大人,你这句话,我便可以定你诽谤之罪。”人群之中,缓步走上前一人,面带微笑,不是秦逍又是谁。
秦逍身后,大理寺不少官员都是迅速跟上,寺正费辛亦在其中,众官员一个个都是义愤填膺的表情。
“朱东山,你说谁造反?”费辛忠字当头,立刻喝道:“你诽谤大理寺,咱们可饶不过你。”
大理寺其他官员唯恐落后,纷纷出言呵斥。
朱东山目瞪口呆,显出匪夷所思之色。
眼前这群大理寺官员,大部分都是眼熟,毕竟刑部和大理寺之间的往来十分频繁,以前这些官员见着自己,那背脊就先弯了三分,无一不是对自己恭恭敬敬,但今日这群官员却似乎是吃了豹子胆,一个个对自己指手画脚,和从前自己见到的那群温顺恭敬的大理寺官员判若两人。
“秦少卿,你这是什么意思?”朱东山压住心头的恼火:“确实是我失言,不过你带着一群人挡住我们去路,意欲何为?”
他话声刚落,就听得后面传来云禄有气无力的声音:“站住,都…..都不许走……!”只见到眼眶红肿的云禄跌跌撞撞追上来,挤进人群,看到秦逍,就像委屈的孩子看到父亲,鼻子一酸,跑过去道:“小秦大人,他们…..他们抢走了刑囚,而且…..而且还出手打人,你看,我…..我眼睛被他们打成这个样子…..!”
云禄指着自己红肿的眼睛,心中委屈。
秦逍轻轻拍了拍云禄肩头,以示安慰,目光移到朱东山脸上,冷冷道:“云大人是朝廷四品正员,是谁出手伤他,给我站出来!”
刑部差役们面面相觑。
秦逍在大理寺门前连杀成国公府七名侍卫,这事儿自然已经传开,刑部众人此刻见到秦逍面带寒意,还真是心中发怵,毕竟连成国公府的侍卫都敢杀,刑部的衙差在这位小秦大人眼中更不算什么。
殴打云禄的两名衙差哪里敢站出来,只是低着头,不敢与秦逍目光接触。
“秦大人,别不问青红皂白就动怒。”朱东山冷冷道:“我们前往京都府提人,你们大理寺的人不但阻拦,还率先动手打人,难道我们就任由你们的人殴打不还手?这可不是我们刑部的做派。”
“大理寺先动手?”秦逍淡淡笑道:“刑部的人都给我站好了,我倒要瞧瞧,大理寺的人将你们伤成什么样子。”目光从十几名刑部衙差身上一一扫过,终是道:“谁被打了,站出来,我瞧瞧伤势。”
朱东山一怔,刑部众人亦是微微变色。
云禄虽然在京都府推搡了一人,但也只是让那人退后了一步,别说重伤,连一根毛发都没有伤及。
大理寺四名衙差从一开始就被刑部一群人围殴,毫无还手之力,包括云禄在内的大理寺五人都受了皮肉之伤,而刑部却没有一人受伤,此时秦逍要查验伤势,刑部却是连一名伤员也拿不出来。
“大人,他们…..他们蛮横霸道,以多欺少……!”又有几人挤进人群中,却正是那几名在京都府被殴打的大理寺刑差,一个个鼻青脸肿,甚至有人脑袋都被打破,看上去异常狼狈。
秦逍叹了口气,道:“怎么被打成这个样子?朱大人,你们刑部的手够黑的,都是吃着朝廷的俸禄,下手何必这么重。”
朱东山道:“秦大人,手下人确实冲动了些,不过当时的场面十分混乱,事实上也确实是你们的人先动手,如果不信,可以去问京都府的人,他们可以作证。”
卫璧一案,秦逍全身而退,刑部卢俊忠和朱东山当然已经判断出圣人欲要重用秦逍。
卢俊忠甚至很清楚,圣人利用秦逍重振大理寺,用心很可能是用以制衡刑部。
刑部这些年在法司刑事上一手遮天,朝中官员对刑部是噤若寒蝉。
卢俊忠当然也知道刑部权势过重,难免会让圣人心生一丝猜忌。
但他更加明白,一旦刑部对大理寺步步退让,让大理寺重新掌握实权,那么刑部的实力会迅速消解,以刑部为根基的卢俊忠一旦眼看着刑部衰弱,在朝中树敌无数的刑部必然将面临灭顶之灾。
正因为圣人要重用秦逍,刑部反倒要必须保证在与大理寺的争斗中不能处于下风,否则在圣人看来,刑部连一个年纪轻轻资历尚浅的秦逍都对付不了,那么更会进一步削弱刑部而重用大理寺。
只要保证在与大理寺的争斗中处于上风,展现出刑部的实力,让圣人知道刑部才是她脚下最凶狠的一头猎犬,圣人才有可能继续重用刑部,反倒是一旦大理寺落了下风,圣人很可能会对秦逍的能力大感失望,因此而冷落秦逍也是大有可能。
无论是卢俊忠还是朱东山都很清楚,圣人启用秦逍重振大理寺,并不是真的要将刑部置于死地,而是希望看到两大法司衙门互相制衡。
如果圣人真的想除掉卢俊忠,一道旨意下来便可,根本无需大费周章。
当初让刑部一家独大,只因为圣人需要一头凶狠的恶犬去咬人,如今该咬的人都已经被撕扯成粉碎,圣人自然不需要刑部继续拥有过重的权力,利用大理寺制衡刑部也就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卢俊忠从来都是对圣人的心思用心体察,他知道自己要退,但如何后退,那也是极深的学问。
如果在目前的情势下,步步后退,刑部必然会元气大伤,可是如果先与大理寺争锋相对,甚至将大理寺打得毫无招架之功,而后再做出让步,非但能够让圣人依然肯定卢俊忠的才干,而且主动的退让还能圣人觉得卢俊忠是个知晓进退的聪明人,如此一来,刑部即使丧失部分权利,却依然无可撼动。
朱东山对卢俊忠的应对策略自然是知道的一清二楚,是以心里很清楚,至少在当前形势下,对大理寺绝对不能有丝毫的退让。
京都府尹唯刑部马首是瞻,若是出面作证,当然只会站在刑部这一边,对这一点朱东山自然是信心十足,并不担心秦逍真的去找京都府的人来作证。
秦逍看着朱东山的眼睛,忽然叹了口气,微微颔首道:“朱大人所言甚是。我想你也是知书达理之人,绝不可能故意纵容手底下的差役殴打大理寺的人,有时候手底下的人不听话,确实让人头疼。”微微一笑,道:“你有所不知,当初我在西陵的时候,衙门里的一名兄弟受了别人欺负,我们也是不顾上官的吩咐,义字当先,一时冲动,一群人出去报仇,后来你猜怎么着?人太多,法不责众,上官最后只能不了了之。”
朱东山隐隐觉得秦逍这话有些不对,又听秦逍继续道:“当时我们只是想,自家兄弟都被欺负了,如果像缩头乌龟一样不敢为兄弟出头,那还真不如回家抱孩子…..!”
费辛在秦逍身后,听的一清二楚,立时明白过来,指着刑部众人喝道:“你们以多欺少,殴打我们大理寺的人,连咱们云少卿也不能幸免,真当大理寺没人吗?弟兄们,给我打!”
在场的大理寺刑差都是长着耳朵,小秦大人一番话自然也是听得一清二楚,几乎所有人都已经明白了小秦大人的意思,这时候费辛一声叫喝,大理寺刑差想着小秦大人就在边上,这时候不表现以后可未必就有机会了,费辛话声刚落,几名强悍的大理寺刑差抡起手中的刑棍,二话不说,对着刑部差役砸了下去,其他大理寺刑差唯恐落后,呼喝声中,从四面八方向一众刑部差役扑过去。
秦逍抬起双手,有气无力道:“别打了,算了,咱们讲道理,要以德服人…..!”边说边往后退过去,背负双手,一脸无奈。
云禄先前被刑部的人打的几乎都站不起来,憋了一肚子怒火,此时即使不是想在秦逍面前表现,为了给自己报仇,也是大声叫喝:“给我打,往死里打,这帮杂碎,这些年一直欺负咱们,今天让他们瞧瞧咱们大理寺的厉害。”
有云少卿发话,大理寺刑差更是无所畏惧。
秦逍将大理寺大半刑差全都带了过来,四十多号人对付刑部十多号人,占据绝对的人数优势,而且是从四面围攻上去,刑部差役虽然奋力抵抗,但大理寺不但人多,而且一个个都想在小秦大人面前有所表现,放开了手脚,十多名刑部差役片刻间已经被打翻在地,大理寺的人太多,甚至挤不上前,朱东山在混乱之中被扯破了官袍,狼狈不堪想从人群中挤出去,早已经被几名大理寺刑差扯过去打翻在地,数根刑棍没头没脑地噼里啪啦照着他直打下来。
朱东山双手抱头,缩在地上,他身形肥胖,缩在地上就是一堆肥肉,刑棍打上去,伴随着朱东山的哀嚎,“砰砰”直响。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