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都市言情 秦時明月之人宗門徒-第三百零九章 搶風頭、薅羊毛的六指黑俠熱推

秦時明月之人宗門徒
小說推薦秦時明月之人宗門徒秦时明月之人宗门徒
“气运之争?”无尘子也呆住了,他只是想让六指黑侠帮他拦住宓妃,毕竟六指黑侠再怎么说也是七国第一剑宗,拦下宓妃片刻时间也不是问题,接过鬼知道这两人怎么想的,居然直接调动了气运之力,完全是出乎了他的意料。
“我突然不想出手了!”无尘子突然开口道。
“???”墨家众人都是看向无尘子,您这是要闹哪样,巨子老大都出手帮你拦住了宓妃了,你居然不想玩了?
“巨子老大和宓妃交手太凶了,让师尊觉得他出手杀姬丹有失身份,又没有成就感,所以不想玩了!”雪女轻轻扶额对弄玉说道,她太熟悉无尘子想干嘛了。
无尘子一开始是想着抓出姬丹这个幕后黑手,刷一波存在感,谁知道事情出了偏差,整出了六指黑侠以墨家气运斩断周室气数,跟这事相比,杀姬丹就显得有些小家子气了。
“荆轲,你去杀了他!”无尘子看了荆轲一眼说道,本以为自己是主角出场的,谁想到六指黑侠不讲规矩,上来就是气运之争,果然最后出场的才是大佬,自己是出场太早了。
“我……”荆轲习惯性的看向六指黑侠,有些犹豫,刚才他就有机会杀了姬丹。
“杀了就杀了,何必在乎那么多,我墨家什么时候怕过事?”六指黑侠平静的说道,目光却是紧紧盯着宓妃。
“是!”荆轲得到六指黑侠的命令,直接抓起长剑朝姬丹走去。
“姬丹不能死!”楚南公和河伯却是站了起来挡在了荆轲面前。
“我说了,他必须死!”无尘子看向楚南公和河伯说道。
荆轲看着楚南公和河伯,又看向无尘子,你们居然都没有中毒,但是你们大佬打架别把我拉进去啊。
“你去杀了姬丹,这两个人交给我。”无尘子说道,杀姬丹会被认为是欺负人,还是跟楚南公和河伯这些高手交手比较有格调。
“你凭什么拦住我们?”河伯看着无尘子笑着问道。
“拦住?不不不,你们三番五次的搞事,真当我不敢杀人?”无尘子看着河伯和楚南公摇了摇头,对于阴阳家他早就想杀人了,尤其是楚南公这个老家伙,秦末的天下乱局一直都有这个人的身影,虽然不知道他在做什么,但是杀了就完事了。
“他想杀我!”楚南公皱了皱眉对河伯说道,虽然他也不知道无尘子为什么对他有这么大的杀意。
“有什么好奇怪,你都想杀他,他想杀你不是正常?”河伯淡淡的说道,心底却是疑惑,自己出去这些年中原发生了什么事,让阴阳家觉得道家不敢杀人?
“你站哪边的!”楚南公皱了皱眉,河伯回来以后就一直没有听他和东皇太一的命令行事,在阴阳家也是特立独行,离群索居的不合群。
“你想跟他自己打,那我就退后!”河伯看着楚南公说道。
“你……”楚南公不再说话,他真怕他再说话,河伯真的就丢下他自己去跟无尘子打了。
“听说你是年轻一代的第一人,但是该尊老还是要尊老的,虽然我不想管他的死活,但是毕竟我是阴阳家的护道人,所以就让我来试试你的斤两。”河伯看向无尘子说道。
无尘子没有说话,一步步的走向楚南公,周身三尺外出现了一个黑色的光茧罡气。
“道家周天罡气?”河伯看着无尘子周身出现的罡气皱了皱眉,但是又摇了摇头,他跟道家高手交手也不是一两次了,道家周天罡气他也见过,不是这样的。
六指黑侠和宓妃也停止了交手,看向无尘子和河伯。
“大帝华盖!”宓妃目光凝重的看向无尘子,不知道这种五帝秘术怎么会出现在道家之人身上。
河伯想了想,还是率先出手,一股冰白的水流从手中飞射而出,再空中化作一把把冰蓝的冰刃射向了无尘子周身的黑色罡气。
冰刃如雨落到了黑色的罡气之上却普通雨落于水,溅起一道道漪涟以后就彻底消失不见。
“没有用的,大帝华盖之下万法不侵。”宓妃说道,提醒着河伯。
“什么鬼东西?”河伯皱了皱眉,他知道冰刃伤不了无尘子,但是也没想过居然是这样一点阻拦都做不到,心底也对这个年轻人升起了警惕,将无尘子放到了跟他们同辈的地位。
“只能这样么?”无尘子看着河伯淡淡的说着,话语中充满了蔑视。
“想以此激怒我?”河伯淡淡的说道,然后退过了一边,又不是来找自己的,还是让楚南公去试试这个年轻人的深浅再说。
精彩絕倫的都市小說 秦時明月之人宗門徒 魚龍服-第三百零九章 搶風頭、薅羊毛的六指黑俠推薦
“大佬们都是这样的么,说着最狠的话,做着最怂的事?”雪女看着河伯的动作开口说道。
无尘子和河伯都是同时看向雪女,雪女吓得直接躲到弄玉身后。
“你是怕你师尊对手不够多么?”河伯淡淡的说道。
雪女脖子一缩,小心翼翼的去看无尘子,她好像真的是在给师尊拉仇恨了。
“加上你也一样!”无尘子收回目光看向河伯说道,继续朝楚南公走去。
“真是老了,都以为我提不起剑了!”楚南公叹了口气,一步步走出,佝偻的身躯也慢慢的站直,一头白发也渐渐的变黑,变成了一个青年模样,同时手腕一阵,手杖破碎,露出了其中的一把乌金木剑。
“木剑?”雪女等人都是愣住了,楚南公是不是有些托大了,对战无尘子还敢用一把木剑。
“乌金之木,坚硬无比,三百年才能成才。唯南荒出产,南伯侯鄂崇禹最为珍爱。你自称南公,是觉得自己比帝辛时南伯侯鄂崇禹更有贤才,偏偏世人要在南公之前加以楚字,为楚南公。”无尘子淡淡的说道。
“你找死!”年轻的楚南公双目一凝,怒斥道,打人不打脸,骂人不揭短,无尘子这是直接点到了他的痛处。
“商纣王帝辛时,有三公鬼侯姜桓楚、鄂侯鄂崇禹和西伯侯姬昌,其中鄂侯又称为南伯侯,负责镇守南方二百路诸侯,因秉公直言而被帝辛处死,而后南方叛乱,其后人亦不知所踪。不知道你是鄂侯后人呢,还是夺了鄂侯传承的屠夫呢?”无尘子继续说道,然后又想了想说道:“我觉得是后者吧,毕竟再不肖的子孙也不敢与先祖齐名,将先祖之名踩于脚下,再从你的名号来看,楚南公楚南公,楚之南公,非天下之南公。”
“你在激怒我!”青年南公冰冷的说道,乌金木剑一指,划出了一道巨大的剑气劈斩向无尘子。
巨大的剑气在地上划出一道深达尺余的剑痕,要知道这可是墨家专门打造的论证台,即使是天人也很难在地面上留下太深的剑痕,此时居然被切出了尺深的剑痕。
然而即使是这样,依旧是没能打碎无尘子身前的大帝华盖,只不过是将黑色的罡气压迫得无限接近无尘子身躯,但最终还是消散不见。
“这么强!”宓妃惊讶的说道,虽然她知道大帝华盖万法不侵,但是那也只是承受一定范围内的攻击,并不是绝对的无敌。
“黑帝颛顼典!”楚南公看着无尘子手中出现的一卷黑色古籍陈胜说道。
只见无尘子手中多了一卷黑色的竹简,一个个黑色的文字出现,环绕在无尘子身边。
“只能这样么?”无尘子继续嘲讽道,身后的异象也发生了变化,息壤化作了一片土丘。
“你这是在借我之手,养你之道!”楚南公也注意到了无尘子身后异象的变化,瞬间明白了无尘子是故意激怒他出手,借他之力来催化大道发展。
“现在的年轻人真是不得了!”田光看向河伯说道,敢借天人极境之手来催化大道发展的他们还是头一次遇到,以前这样的人也不是没有,不过那些人都死了。
“大帝华盖能抵挡一切秘法,却挡不住实质攻击,拥有黑帝颛顼典的无尘子,你破不了他的大帝华盖,除非你能达到五帝那种境界级别。”宓妃看着楚南公提醒道。
“原来如此!”田光、河伯等人都是松了口气,还以为大帝华盖真的是无敌的存在了,那样以后遇到无尘子也只能绕着走了,果然是没有无敌的秘法。
“想不到你居然还知道大帝华盖!”无尘子看着宓妃说道,有些遗憾,也只能收回了大帝华盖,纯钧剑自动出鞘落到了他的手上,左手书,右手剑,尽显儒雅之气,尤其是周身环绕着的一个个文字衬托下,如果不是知道他是道家人宗掌门,都以为他是儒家的伏念了。
“小子,一次次激怒我,你确定你能承担的起后果!”楚南公看着无尘子一身儒雅之气,更加狂怒了,没有人知道他将荀子视为一生之地,在年轻时就没少跟荀子交手,互有胜负,但是荀子背靠儒家,在名声上远在他之上,因此他也是最恨荀子,而他在无尘子身上看到了荀子的影子。
“看来我猜对了,你被荀子师兄打过!”无尘子笑着说道,高手过招就要看谁心态更稳,显然楚南公这种老不死的也会心乱。
“那又如何,你以为我心乱了就是我的对手了?”楚南公冷声说道,身影瞬间消失,再出现时已经是出现在了无尘子身前。
“叮叮叮~”一连串的金属交击声,场上再无无尘子和楚南公的身影,只有这一阵阵的剑气交击之声。
“好快!”荆轲惊叹道,他发现这种级别高手的交战,他居然连观战的资格都没有,完全看不清两人的动作。
在场之人也只有六指黑侠、宓妃、河伯、田光这些天人极境的高手能跟得上两人的交手。
“不是说无尘子修为尽失了么?”田光皱眉说道,这种交手程度,跟他说无尘子修为尽失,这是修为大进好吧。
“天真!道家的话你都信,你也不怎么样啊!”河伯看向田光说道,他现在是真的不明白中原百家是这些年是经历了什么,居然连道家的话都敢信,这帮人是连鬼神都敢骗的,居然有人会去信他们话。
“如果你觉得手痒,我可以奉陪!”田光看向河伯说道,他发现这河伯就是欠的,谁说话都要上去怼一下才,也不管别人能接受不能接受,怪不得会被阴阳家骗出去,要放在农家,早就打死了。
“小心!”六指黑侠突然提醒道,一掌撑出一片罡气,挡住了从场中四散出来的剑气,一道道剑气在论政台上留下了道道深浅不一的剑痕。
“打,拼命打,努力点打,把压箱底都拿出来的打!”六指黑侠一边撑起罡气防止剑气四散,一边在口中碎碎念道。
“你们巨子老大是傻了?”雪女看向在她身后不远的盗跖问道。
“可…可能吧!”盗跖也有些不确定的说道,反正这些高人的交手,他全程都在看在听,看的都清楚,听的也都清晰,但是就是完全听不懂。
“不是,墨家论政台跟道家观妙台一样,观妙台能够更好的观察天地四时之变化,论政台则是用影壁铸成,能够留下交手之人的剑气剑意供墨家弟子参悟学习。”高渐离开口解释道。
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 秦時明月之人宗門徒-第三百零九章 搶風頭、薅羊毛的六指黑俠展示
“哦!”雪女淡淡的回了一个哦字,然后就回头看向空中,直接给高渐离高涨的热情给浇灭了。
六指黑侠心在滴血,墨家百年才积累起来的气运在刚才跟宓妃的交手中直接用掉了大半,这可是墨家百年气运啊。现在他只想从这帮人身上薅羊毛,一点都不留的薅下来,能补一点是一点,心底也打定了注意,这帮人不留下点东西,一个个都别想离开墨家。
“荆轲,你去杀了姬丹!”六指黑侠突然对荆轲说道。
荆轲愣住了,然后看向六指黑侠,眼神中充满了疑惑,你又不是没看到,姬丹现在都躲到河伯身后,我怎么杀。
“叫你去你就去,其他的你不用管!”六指黑侠说道。
“哦?你是想一对二,跟我和宓妃交手?”河伯看着六指黑侠说道,再次对这个世界产生了怀疑,又是一个后辈想将他们这些前辈拍死在沙滩上。
“哪又如何?”六指黑侠淡淡的说着,将黑袍一甩,一副墨眉在手,天下我有的任侠之气尽显。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