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入胜的言情小說 劍骨 起點-第五百二十二章 兩段愛情故事讀書

劍骨
小說推薦劍骨剑骨
玄神道场,人山人海。
徐清焰像是一缕风烟,站在无人注目的最后方。
即便有人目光扫过,落在她的身上,也直接略过……徐清焰动用了神性,一阵无形的空间波动将其笼罩,境界不够的修行者,根本察觉不到,道场来人了。
这席讲道结束。
众生如梦初醒,从宁奕的论道之中醒来。
盘坐在道场中央的年轻黑衫男人,轻声开口,道:“修行一路,须得……道心坚韧。”
“宁山主。”
羌山一位弟子起身行礼,恭恭敬敬问道:“您是说,道心如磐石,方能一路勇猛精进?”
宁奕沉默了一会,缓缓点头,道:“是。”
那弟子恍然大悟地坐了回去。
可是。
当真如此么?
没有比宁奕更清楚,自己在结束讲道的那一刻,看见那袭黑衫之时……平静心湖所激荡起的涟漪。
只要有一朵浪花。
那么心湖,就不是平的。
“宁山主,难道修行大道,要断绝七情六欲,做到太上忘情?”又是一位圣山弟子站了起来,十分不解。
“……”
宁奕摇了摇头,这次他没有一丝犹豫地给了答复。
“并非如此。”
宁奕顿了顿,道:“之前说了,三千大道是长河,众生争渡是孤舟。每个人都在寻找自己的彼岸……莫向外求,莫与他比,所谓太上忘情,或许是无情之人的修行方法,换做其他人未必适用。对于修行者己身而言,尤其是对于剑修而言,最重要的,还是直面本心。”
坐在玄神道场首席的蒋老,听到这里,露出了一丝意味深长的微笑。
他的神念笼罩整座道场山门。
这场讲道,他都是以高于宁奕的幅度来观看旁听的。
这中间,几人真正悟到了大道,几人神游,又有几人……姗姗来迟,他都一清二楚。
蒋老忽然开了金口,笑着问道:“小宁,你怎么看待剑修的本心?”
这是玄之又玄的东西。
但又是脚踏实地的,每个人都拥有的东西。
本心,就像是裹在烟云里的一团雾,每个人都能握住它,能感应它的跳动,但却偏偏……无法看清它。
“理想与欲望,皆为本心。”宁奕望向老殿主,诚恳道:“远在天边的,近在眼前的,亦是本心。”
想要天下大同,这是本心。
想要腰缠万贯,亦是本心。
此为理想和欲望。
前者远在天边,后者相较于前者,便算是近在眼前了。
蒋老笑道:“你可以说得再直白一些。”
玄神道场的大部分修行者,还听得云里雾里……说好的剑修不打机锋呢?这两位剑道巅峰强者在说什么?
宁奕叹了口气。
他说道:“所谓剑修本心,就是藏在心底的,所追求的。修行者的这一路,便是向着神灵超脱,抛却肉身躯壳,逐步成为不朽……而如此前行,唯一留下的,就是虚无缥缈的神魂意识。这是本心,亦是执念。”
“七情六欲,无需断绝。”
老殿主替宁奕解答了这个问题,话语简短有力,道:“剑修不必出家,该娶媳妇娶媳妇,该生娃焐炕头就生娃焐炕头。”
一阵笑声。
那位提问的圣山弟子,颇有些赧颜,挠了挠头,重新归席。
接下来,就是一些陆续的提问。
宁奕一一给予解答。
涉及到剑道之外的领域,宁奕便让出了话语,其他几位涅槃境大修行者,也都出面开口,“指点”了几位幸运的年轻后辈。
……
……
蜀山后山。
裴灵素缓缓从念珠的凝视状态之中退出,千手敏锐地捕捉到了,丫头的神色似乎有些不太对劲。
“怎么啦?”师姐笑着问道:“刚刚……看到了什么?”
“没什么。”裴灵素摇了摇头。
讲道结束之后。
宁奕所看到的,便是她所看到的。
宁奕所感受到的……便是她所感受到的。
心湖的那一丝涟漪,宁奕骗不了自己,自然也骗不了她。
传讯令震颤起来。
通天珠映射出玄神道场的画面。
一位又一位弟子提问。
宁奕耐心解答。
当这一切都结束,来到道场的四境人马,安静下来,他们知道……接下来,宁山主还要公布一件喜讯。
“今日圣山初立,正是大喜之日。”
果然。
宁奕开口了。
“借此良机,为诸位正式介绍一下——”
裴灵素怔了怔。
通天珠内,黑衫男人带着笑意,取出通天珠,以神性将珠子唤醒。
“嗡”的一声!
水帘洞天的景象,旋即在玄神道场上空,映射而出——
一身红装,凤冠霞帔的裴灵素,出现在四境来客的面前。
宁奕笑道:“裴灵素,将军府裴旻将军的女儿,紫山的小山主。”
裴灵素一时之间有些恍惚,挤出了一个颇为仓促的笑容,遥遥隔空揖了一礼。
惊叹声此起彼伏地响起。
妙趣橫生都市言情 《劍骨》-第五百二十二章 兩段愛情故事推薦
裴小山主今日红妆,甚是惊艳。
“天海楼之战,灵素为我挡下白帝杀念。”
宁奕眼神略微黯淡,轻声道:“时至如今,仍然在蜀山养伤,无法外出。本想摆下婚宴,但如今……还不是时候。”
他挤出笑容,抱拳沉声道:“今日,便请诸位做个见证!”
谷小雨抿起嘴唇,
他下意识握紧了身旁玄镜的手掌。
年纪轻轻的太和宫宫主倒是会安慰人,她另外一只手轻轻拍了拍谷霜的掌背,轻声道:“怎么流了这么多汗?”
你家小师叔公布婚约,你竟比他还紧张。
谷小雨呢喃道:“实不相瞒……我等师叔这句话,已经等了很久了。”
玄镜有些无奈……说的像是宁奕要跟他公布婚讯一样。
她太了解谷小雨了。
谷霜心中,最为牵挂的就是这位宁师叔。
而他所认为的宁师叔良配,就是裴小山主。
她知道,关于宁剑仙和裴小山主的故事,来到道场的每个修行者,恐怕都听了不下十遍。
两人青梅竹马,两小无猜,一同长大。
裴灵素陪着宁奕走过最孤苦无依的年少岁月,两个人在冰天雪地里挣扎成长,相互依靠……
听过宁剑仙和裴小山主故事的人,多半也都听过另外一个故事。
东厢徐姑娘,与宁山主的故事。
关于宁奕的经历,基本上已经没有秘密可言。
他和徐清焰的相遇相知,也都被蜀山的暗阁撰写成小册子,小册子只写了个开头,就火遍了天都的每个大街小巷,如今畅销于大隋四境,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那本小册子,玄镜也翻过。
人人都喜欢看宁剑仙和东厢徐姑娘的天都爱情故事:一个是年少成名,一个是艳压天下,两人天生一对,珠联璧合,出生入死,闯荡红山。
谁不喜欢看这样的故事呢?
剑道天才,冲冠一怒为红颜。
彼此互为甘饴,彼此互相救赎……这样的故事,没有理由不圆满的。
可是,玄镜永远记得自己与谷霜说到徐姑娘的时候,谷霜的反应。
谷霜翻了小册子,满脸的落寞和难受。
他说徐姑娘啊,真的是很好很好的,那本小册子的故事,没有人看了会讨厌……只是他比起徐清焰,更喜欢裴灵素。
原因很简单。
他在快要饿死冻死的时候,是被裴灵素捡起来的,是被裴灵素救活的。
所以他知道。
在宁奕身上所有的故事开始之前,与裴灵素的故事,就已经开始了……然而令他觉得可悲的是,这个故事如果被人写成小册子,并不会像徐姑娘的爱情故事那样,被人热烈的捧读,满心欢喜的期待。
因为这样的故事,就是很平淡。
风里雪里的煎熬,数千个日夜的苦等,再浓烈的感情都化为了潺潺长流的细水,化为了夜夜照拂的雪白月光。
宁奕在风雪庙里背起了那个女孩。
那个女孩便用后续的生命去照亮着他,从西岭到蜀山,从蜀山到天都,她甘心跌落尘埃,抛却将军府的身份,一声不响地躲在天都的阴翳里。
正因为她甘心,所以这个故事不好看。
如果有人要写这么一个故事。
那么大抵就是一句极其简单的话,便可以概括——
“她陪着他,从很久之前……走到现在。”
这样的一句话,在谷霜看来,便已经足够了。
足够宁师叔给裴小山主一个交代。
道场上。
宁奕的声音,荡遍四境。
“灵素陪着我,从很久之前……走到现在。”宁奕的声音很有力,像是一团炽烈的野火。
说话之间,望向通天珠内的红妆女子。
或许因为紧张,声音不受控制地颤抖起来,宁奕深吸一口气,竭力平稳语调,笑道:“当着四境圣山的见证……灵素,你可愿嫁于我,此后余生,结为夫妻,白首不离?”
正在此时。
沉渊君的轮椅,来到了徐清焰的身旁。
他平静注视着道场的这一幕,微微一瞥,注意到……徐清焰的手指在颤抖。
“我愿意。”
裴灵素的声音在玄神道场荡开。
下一刹——
人山人海的沸腾声潮,将道场淹没。
也将道场最后方的黑纱姑娘淹没——
她就像是海潮之中的一根苇草,坚持着没有被浪潮卷走,但却与整片道场格格不入。
她的手指在这一刻不再颤抖了。
沉渊君看到了这位姑娘体态上的变化,像是有某根弦松下来了,或者某块石头落地了。
他似乎听到了一阵很轻的叹气声音。
一丝丝浅淡的悲伤。
也有一丝丝的喜悦。
还有十分的如释重负。
“大先生,谢谢你。”徐清焰理了理帷帽,轻声笑道:“替我祝福宁先生,裴姑娘。”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