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棒的言情小說 《大唐騰飛之路》-1323 驢車看書

大唐騰飛之路
小說推薦大唐騰飛之路大唐腾飞之路
看看周围,因为小东几人的推搡,自己这里已经引起不少路人纷纷侧目。
估计要不是看自己人多,都快要有路见不平的壮士跳出来打抱不平了。
萧寒不想当挨打的包不平……
也不想反过来,把见义勇为的壮士胖揍一顿,再被洛阳人当成什么恶霸大少,再给唾弃一遍。
所以在听到小东他们的话后,萧寒立刻从善如流,一边往路旁人少处走,一边吩咐愣子去找辆车,好载着他直接去洛阳刺史府。
他以前来过洛阳,知道刺史府的位置,那儿距离这里,还是有些远的。
自己这些人徒步走过去不打紧,可薛盼走这么远估计就有些够呛,更别说,还有一个胖娃娃要抱着。
一个十几二十斤的孩子,就算两个人轮流抱,也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到了刺史府,要是因此误了事,罪过可就大了。
说到底,萧寒这次来洛阳,可真不是心血来潮,跑来故地重游,而是真有正事要办!
他的运粮船队从江南一路有惊无险的来到这里,在经过一番商议后,决定在这卸下一半的粮食,再轻舟简从,趁着春汛水位高涨,好渡过前面最危险的三门峡水道,免得这几千里路都过来了,再在这最后的阴沟里翻船。
——————
出去找车的愣子动作很快,萧寒刚刚在路边站定没多大一会,他就已经一溜小跑的跑了回来,在他身后,正跟着一辆车。
只不过,那车看起来有些熟悉,那拉车的牲口,也挺熟悉……
“咦咦……”
怀里的娃娃高兴的叫了两声,好像在表示她也认识那个长得一对长耳朵的黑色动物。
“怎么找辆驴车?!”
跟在萧寒身后的吕管家看到“哒哒哒”走来的驴子,一张老脸当场就黑了下来!
早就知道这傻小子不靠谱,可怎么能这么不靠谱?
堂堂一国的侯爷,是能坐驴车的么?这要传出去,成何体统?!
“啊?”
本来还兴高采烈的愣子一抬头,就瞅见了吕管家那杀人般的眼神,当即便站住了脚。
或许是觉得站在那儿也不**全,他又小心的往后退了两步,确定吕管家的巴掌糊不到他,这才颇为委屈的说道:
“吕管家,你可不能怪俺!俺刚刚找人问了,洛阳的车马行都在南市!这里根本租不到马车,能找到一辆驴车,已经不容易了,您就将就将就吧。”
“小王八蛋……”
吕管家见愣子还狡辩,当即大怒,正要再训斥,一旁的萧寒却伸手拦下了他,笑着说道:“老吕,出门在外,别太计较了!有辆车坐就行了,反正这里又没人认识咱。”
“就是就是,俺以前跟公子一起坐驴车的时间多了,你不知道罢了。”
这边,愣子见萧寒为他说话,也有了些底气,不过被吕管家一瞪后,立刻又跟见了猫的老鼠一样,低着脑袋,支支吾吾的不敢言语。
就在他们说话的这个空挡,愣子身后,那个城门口遇到的老者也赶着车,从人流中艰难的靠了过来。
不过,他在城门口时候,光顾着进城,可没注意到萧寒这些人。
现在看到这里竟然围了一圈人,老者立刻就皱起了眉头,拉住驴车对着愣子喊道:“喂?这位小兄弟,你刚刚可没说这么多人啊?俺这驴子可没那么大力气,拉不了这么多人!”
“哎?你这老头,咱们不都商量好了么……”
刚在吕管家那里受了一肚子委屈的愣子,在听到老者的话后,总算找到了发火的地方!跳起来刚呵斥了一句,脑袋上却又挨了一记巴掌,疼的他立即“哎呦”一声,抱着脑袋蹲在了地上。
“礼貌,对人要礼貌一点!”
身后,萧寒甩着手掌,呵斥完愣子,又尴尬的对老者笑了笑:“这位老伯您别听他瞎说,这车只拉我夫人跟孩子就行,剩下的人都跟着走,不上车!等到了地方,车费保证不少你的。”
“呜呜……礼貌?你咋不对我礼貌一点……”地上的愣子欲哭无泪,这些天,为啥受伤的总是他?
正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那老者本来因为愣子的话有了几分怒意,此刻却见萧寒这样客气,还揍了那乱说话的小子,这心里怒意也就散了,于是摆摆手说道:“哦,是闺女跟娃娃要坐车?那就上来吧!什么车钱不车钱的!反正都顺路,老汉捎你们一程就是!”
“那多不好意思?这车钱……”
“哎!你这后生!拉个娃娃还要钱,说出去别人不戳老汉我脊梁骨?快些上来,趁着现在人少,咱赶紧走!一会人多了,就不好走了!”
“对啊,对啊!漂亮姐姐,你快上来吧,这车里可干净了,我今早刚打水擦过呢。”
听到人家不要车钱,萧寒正要再客气一下,不想那赶车的老者却有些着急了,催促着赶紧上车,而在驴车后面坐着的小男孩这时也跟探出脑袋,用稚嫩的童音一起招呼薛盼。
“这……哪就麻烦老伯了!”
见人家都这样了,萧寒也不再矫情。
把薛盼小心的扶上驴车坐好,又把怀里的孩子交给她抱着,喊了一声好了,前面的老者便一挥缰绳,驴车晃晃悠悠就的往前走去。
”小哥看起来不是洛阳人吧?”
驴车轮子轧在青石板路上,发出清脆的响声,赶车的老者一边控制着驴车的方向,一边随口问向身后跟着的萧寒。
萧寒正逗弄闺女呢,闻言直起腰来,笑呵呵的道:“不是,小子是长安人士。”
“哦?长安啊,距离这里好远!”老者抚了抚胡子,有些纳闷的问:“孩子才这么大,怎么好跑这么远出来?”
萧寒苦笑一声,说道:“咳咳,有些生意需要打点,不过生意已经弄好了,这次就是回长安的,路过洛阳,也就过来看一看。”
老者不疑有他,反而跟想明白了什么一般点点头道:“小哥家里是做生意的?怪不得出门都有这么多人跟着!”
说到这里,老者又回头看了萧寒一眼,笑着问道:“小哥以前来过洛阳?”
“来过。”
“哦?那都为什么来的?也是做生意么?”
“咳咳,不是!那也是来玩的。”
萧寒额头上开始出现汗珠,心道:难不成要告诉你?我那个时候来洛阳,是领着大军攻城的?”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