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都市异能小說 我成了龍媽-第6章 瑪格麗的結局

我成了龍媽
小說推薦我成了龍媽我成了龙妈
所谓剑典,不过就是刻在石壁上的三个方块字,“凯岩城”。
“四十年前,我父亲病危,太爷爷闻讯赶回,却终究迟了两天。我父亲是他一手养大的孩子,太爷爷十分懊恼,也十分伤心,就在这……”
老提利昂指着石头花园,“他在这呆立七天七夜,最终叹息一声,用剑在山峰刻下三个字。
他不是站在石壁边上,用铁剑雕刻的,而是在围栏旁,隔着几十米远,使用一柄生锈的普通铁剑,好似随手划动几下,石粉簌簌落下,一指深的字迹显露出来。
一笔一划,都是一招剑势,还融入他对剑、对人生的感悟。
那时,他的剑道境界肯定有了进一步的提升。”
阿莎揉了揉眼睛,按照老提利昂的指点,尽量让心湖平静无波。
终于,她看到“凯岩城”三字的全貌,的确铁钩银划,让不懂龙语的她,也清晰感受到文字的美感与力量感。
她忍不住有些激动,心湖微波,三个大字立即分解为数十璀柄璨夺目的利剑,每一柄剑都使用一式剑招,而每一式剑招又似演化出……一片天地?
很奇怪的感受。
“额啊——”她又眉心欲裂,双眼刺痛流泪。
熱門都市言情 我成了龍媽 辣醬熱乾麵-第6章 瑪格麗的結局閲讀
“别看了,你境界还不够。”老提利昂将她带离石头花园。
“太神奇了,我第一次见到好似拥有生命的文字。”阿莎激动道。
“剑势有灵,方为剑神。”老提利昂道。
“詹姆爵士怎么做到的?他当年也就与我差不多的水平,太夸张了。”阿莎喃喃道。
“阿莎,太爷爷当年可是七国有名的骑士,少年时得亚瑟·戴恩爵士亲手教导,断手之前就接近超凡入圣的境界了。你现在什么境界?”老人木着脸道。
“呃,我是铁种,船上功夫了得。”阿莎有些尴尬。
她连二鹿都单挑不过。
“你家的剑术秘籍为何向其他人公开?我看花园中很多剑士都衣着普通,应该是平民出身吧?”她换了个话题。
“他们都是慕名而来的剑术高手,至少四级。维斯特洛人、厄索斯人,男人、女人,贵族、平民……凯岩城来者不拒,只要发下神圣誓言——永远不用学自太爷爷的剑术行极恶之事。”老人笑道。
“我以为你们会留着当传家宝,只给自己人看。”阿莎道。
“唉,与龙女王公开的魔法与剑术知识相比,这点秘术连九牛一毛都算不上。而且,太爷爷能晋升剑神,也得到‘战士’的教诲。”
“什么教诲?”阿莎好奇道。
老提利昂迟疑片刻,将她带到书房后,才低声道:“你知道《神曲》吗?”
阿莎思索片刻,不确定道:“似乎听我那孙媳妇说过。”
“孙媳妇?丹妮菈公主吗?”
阿莎点点头,奇怪道:“《神曲》是什么,有什么奇异之处?”
“严格意义上讲,它只是一篇描述地狱、天堂与人间的诗篇。但你想想,地狱、天堂、人间,是不是几乎囊过了整个世界?”老提利昂神神秘秘地说。
“所以呢?”
从末法时代过来的麻瓜,对神功宝典之类的存在,还是没太深的敏感度。
“不能说我太爷完全靠《神曲》升华为神,但它的确帮他斩断前尘,明悟本我,灵魂焕发无穷生机。”老人道。
阿莎眼睛一亮,急切道:“能不能借我看看,我也想重获新生。”
巨人提利昂摇头道:“《神曲》不能给别人看,也没法看,它被撕毁了。”
“疯了吧,那样神奇的宝物,为何要撕毁?”阿莎惊疑道。
“被我太爷撕毁的。”巨人提利昂缓缓道:“当时他在塞外遇到一位故人,对方处境实在凄惨,太爷心生怜悯,准备用《神曲》度他回归七神怀抱。
结果那人见到《神曲》,并听说太爷凭它成神后,竟忘恩负义,对《神曲》生出觊觎之心。
刚开始,他跪在地上苦苦哀求。
可我太爷曾发誓,绝不把《神曲》原本给另一个人观看,就严词拒绝了他。
也不知当时发生了什么,后来《神曲》居然被那人盗走,太爷心中怒极,追上去后,直接毁了《神曲》。
似乎,当时有邪神插手,不然以太爷的实力,没必要那么极端。”
“唉,太可惜了。”阿莎惋惜道。
老人沉吟着道:“《神曲》被剑气搅碎,还有残片留下。
最近几十年,经常有消息传出,说某某得到《神曲》残页,然后成神入魔。
甚至有野心家大肆搜罗残页,试图拼凑出较完整的《神曲》残篇。”
“听你这么一说,我对那篇《神曲》越发感兴趣了。”阿莎道。
……
“你想看《神曲》?”丹妮娅郑重道:“那玩意儿非常邪性,很多强大的超凡者也会被引诱,然后堕落。
你一个普通人,见到它几乎没有幸免的可能。”
她们在凯岩城住了下来,两天后才与乔佛里等兰尼斯特一起乘火车前往君临。
当晚,在兰尼斯特为两位贵宾安排的卧室里,阿莎好奇问起《神曲》的事。
阿莎认为,既然《神曲》出自坦格利安之手,那丹妮娅应该知道比巨人提利昂更多的秘密。
“你看过吗?”
丹妮娅迟疑着点头,“帝国大学图书馆就有《神曲》的残片,甚至有学者据此为某些个恶魔续写了个人传记。”
“怎么又扯上恶魔了?”阿莎疑惑道。
“地狱中有恶魔很奇怪吗?原本老祖宗已经杀光邪神,邪派法师几乎失去生存空间。
没了邪神,他们便没法再通过血祭借用邪神的力量。
可现在,阴影角落中,依旧存在邪恶的黑巫师,为何?”
“为何?”阿莎茫然道。
丹妮娅翻了个白眼,“当然是有新的邪神成为他们的信奉与血祭对象。”
“邪神都被龙女王杀光了,新的邪神哪来的?”阿莎奇怪道。
“这不又回到之前的问题了,地狱中有恶魔很奇怪吗?
《神曲》本质上就是一偏介绍天堂、地狱与人间的诗歌,也即是说,七层地狱、地狱中的可怕存在,《神曲》中都有描述。
而《神曲》又具备让读者身临其境的奇异功效,超凡者若获得描写某地狱恶魔的残页,就能直接与祂交流,甚至将祂的投影拉入现实世界。
如若超凡者意志不坚定,或者本就心术不正,步入魔道便理所当然了。”
“喔,原来如此。”阿莎恍然。
“你若有兴趣,可以看学者续写的《神曲传记》。《神曲》残页对葛雷乔伊,尤其是对你,太危险了。”丹妮娅的面色有些阴沉。
“为什么要针对葛雷乔伊?”阿莎皱眉道。
咬咬牙,丹妮娅低声道:“因为我们家也出了一位地狱恶魔,还是你的熟人。”
“谁?”阿莎惊悚,“我不认识地狱恶魔啊!”
“攸伦魔,你不认识?”丹妮娅眸光闪烁。
“攸伦???”阿莎呆了呆,荒谬道:“那家伙,我都敢与他单挑,你应该可以一个打他十个,算什么魔?”
“你与他单挑?”丹妮娅眼神奇怪地打量她,“他有易形者天赋,兼职男巫、召唤师、血咒巫师、真神圣子等多种超凡职业,你怎么挑?”
“我知道他是蓝嘴唇男巫,但易形者、召唤师等等,从何说起?而且男巫也不强啊,魁尔斯的大男巫俳雅,不就被攸伦逮住了吗?”
“那时魔力潮汐刚复苏,所谓大男巫,也只是掌握强大知识的初学者。遇到攸伦时,俳雅真正修行的时间不超过一年!
就算到了现代,魁尔斯男巫依旧是超凡界中等实力的强大派系。”
顿了顿,丹妮娅又解释道:“攸伦并非传统意义上的易形者,他得到风暴神赐福,常年戴眼罩的异色眼眸能控制乌鸦,也能通过乌鸦施展巫术。”
“召唤师呢?“阿莎问。
“攸伦的大海怪,你忘记了?”
“海怪号角不是给维克塔利昂了吗?”
“维克塔利昂死在最后一战,号角落在他的妻子玛格丽手中,但攸伦始终是海怪的第一主人。
珊莎女王去世后,时任国王之首的高庭公爵也离开君临——”
“等等,”阿莎打断她道,“河湾公爵不是角陵塔利吗,怎么又成了玛格丽?”
“你也看到如今的七国地图了?一部分旧王领连同三叉戟河流域,归龙石岛大公,是五色龙坦格利安的族地。
三叉戟河的那部分领土,属于割让君临及其周边地区的补偿。
而红剑龙坦格利安的新王领,则由半片曼徳河平原与大半个黑水河平原组成,河湾与河间割让大片领土。
河间本就是四战之地,没有固定的公爵家族。归属王领与归属河间地,对河间贵族没啥区别,所以,河间几乎没反对声。
可河湾就不一样了,所有河湾大贵族,皆青手一系。
事实上,也因为同出一门,偌大的河湾才没分裂。
玛格丽费九牛二虎之力,终于帮珊莎女王摆平此事,于是,她成为新纪元的河湾公爵,还重新夺回提利尔的高庭。
珊莎女王死亡时,她已经拿到河湾公爵的爵位。
从国王之手的岗位离职后,她就回到高庭。
也许权势的目标已经达成,之后玛格丽公爵开始沉醉于对自身实力的提升。
她一边虔诚侍奉圣母,提升牧师等级,一边研究魔法的奥义。
攸伦留下的大海怪,成为她的目标。
若能掌握海怪,她将成为海上霸王,甚至可以借用海怪的魔力!
通过继承自维克塔利昂的号角,她真的将深海中的巨型海怪召唤进曼徳河。”
丹妮娅俏脸微微发白,眼中浮现惊恐之色,颤声道:“玛格丽打开了地狱之门!
那时,长夜已结束十多年,经过二十年的成长,海怪成了一个巨大的妖魔。
而二十多年的时间,也足够地狱中的攸伦进化成攸伦魔……”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