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dtfi熱門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禁區獵人笔趣-第七百四十七章 姐弟練功分享-8f956

禁區獵人
小說推薦禁區獵人
回到昆仑园区之后,林朔推掉了一切公务。
整整一个月的时间足不出户,也谢绝了一切来客拜访,就是宅在家里陪老婆孩子。
如今林家两辈人互相之间的称呼,也算是井然有序。
孩子是大毛二毛三毛四毛,大人是大妈二妈三妈四妈。
从这个称呼中林朔能看出来,苏冬冬在自己不在的两年内,其实早就已经融入林家了。
孩子们都叫她四妈,而且跟她相处的时候都很自在,比跟自己亲热多了。
而自己这个亲爹缺席了整整七年时间之后,孩子们要么跟自己已经不亲了,要么干脆就没见过面。
林朔这一个月时间,主要就是打算用来修复自己跟孩子们的关系。
東京紳士物語 黑暗風
这个月的时间对林朔而言是很宝贵的,因为现在是七月底了,再有一个月就开学了。
大毛二毛三毛八岁,就是刚刚入学的年纪,会去昆仑学院上学。
網遊之獵神 談骨論斤
孩子一上学,跟家大人的接触时间自然就少了,再去培养父子之情,这就事倍功半。
而且自己也不能老是待在家里,总得出去干买卖,这一来一去陪孩子的时间就更少。
所以这一个月时间,林朔全给它腾出来了,就留给孩子们。
而四个孩子里面,四毛相对来说是比较好办的,二岁大的孩子,还啥都不懂呢,喂奶换尿片的时候逗逗她就行,有段时间就熟络了。这活儿林朔以前做过,门清。
难办的是头三个孩子,八岁了,这是开始记事的年纪,一个个心里头都有小主意了,没那么好对付。
而讨好别人这种事情,其实是林朔这辈子都没做过的。
所以他没有轻举妄动,而是先观察。
大毛二毛三毛年岁相仿,其中大毛二毛是同一天出身的,可是家里的地位显然不太一样。
大女儿林映雪长得那是粉雕玉琢一般,眉眼还没长开,小美人胚子一个,可个头已经长到快一米六了,比两个弟弟高出半头来。
在弟弟们面前,这小姑娘有着绝对的权威。
哪怕是大夫人苏念秋,要是有什么事情想跟孩子们交代,也是找林映雪说,语气中还会带着商量。
林朔在旁边看着,发现小姑娘别看年纪小,可言行举止已经很成熟了,脑子很灵活。
往往是苏念秋一件事只是说了个开头,她就明白后面怎么回事儿了。
然后她跟苏念秋这个大妈之间显然关系很好,明白怎么回事儿之后,她会故意曲解,逗苏念秋玩儿。
苏念秋也是个好脾气的,耐着性子慢慢解释,等到解释得差不多了,再问小姑娘明白了吗,小姑娘直接就能把这件事情的方案拿出来了。
自己应该这么做,然后给弟弟们分配什么任务,然后自己又应该怎么监督弟弟们,然后多少时间能把大妈交待下来的事情完成。
林朔在一旁听得那是非常欣慰,就这番言语交流,小姑娘心智得是十六七岁,比自己当年还要早熟。
可再一品,林朔又觉得不太对头。
如今林府的大人们,除了林朔这个明目张胆旷工的,其他在昆仑园区都有工作。
苏念秋已经是昆仑计划最高决策小组的成员,也是奇异生灵研究会的副会长。
在林朔之前缺席的时候,她干的是林朔的活儿,在林朔如今旷工的时候,她又是林朔的代表。
狄兰是昆仑生物研究院的副院长,山阎王的活体移植项目据说已经进入最后的冲刺阶段,林家二夫人这些天早出晚归的。
三夫人歌蒂娅也很忙,之前林朔怕自己回不来,所以把林家传承里只要他掌握的,来得及教的教,来不及教的那就写出来,一股脑全给三夫人歌蒂娅了。
所以在这个世上,歌蒂娅是唯一得了林朔真传的。
七年时间过去,林家三夫人修为达到了林家修力九境大圆满的高绝境界,现在是昆仑学院修力系的副主任。
而学院修力系的系主任贺永昌,其实就是挂名的。作为目前猎门的最强战力之一,老贺自从四年前从西王母意识空间出来之后,基本都外出狩猎,所以歌蒂娅其实干就是系主任的活儿,同时还带着两个班的学生,平时忙得不怎么着家。
名义上还没过门,但其实已经是林家四夫人的苏冬冬,两年前坐完月子之后,原本说好去欧洲的职业前景让曹余生给否了。
曹余生说,孩子都生出来了,怎么还能去欧洲呢,于是特聘苏冬冬为园区安保部的部长。
顶级刺客做安保,也算是专业对口。
苏冬冬就召集了原本她在东欧刺客信条的人马,也就是她这朵黑暗曼陀罗的“花瓣”们,搞得现在园区里大多是女保安,身手不错之外,一个个长得还挺漂亮。
昆仑计划对国家乃至全人类意义重大,本身园区面积也很大,安保工作自然是繁重的,所以苏冬冬也很忙。
姨娘苗雪萍,自从两年前回来之后,很快就成了学院借物系的系主任。不过她这位系主任待不住,比林朔还喜欢旷工,最近据说由干女儿海伦陪着,去非洲考察前线去了。
不仅家大人白天不在家,林家的宠物们也挺忙。
七色麂子那是喜欢东跑西跑的,早饭吃完就不见踪影了。
白耳狌狌如今也有工作,是昆仑学院的助教,当然它绝大多数时间不爱在学院里带着,而是跑到昆仑山上找猴子们玩。
而林家豢灵,林小八林小十父子,林朔到目前为止还没见到过。
林小十今年也八岁了,被它爹林小八带着,灵智早就开了。不仅灵智开了,身体也早就发育成熟了。
庶女策:名門貴後
林家黑凤什么秉性,林朔是清楚的,那就是鸟界渣男外加时间管理大师。
借你的憂傷 何兮顧
林小八这些年,差不多已经把国内森林里的漂亮母鸟祸祸遍了,所以林小十要祸祸母鸟,这就比较麻烦,因为国内但凡是眉清目秀的,那基本是自己父亲的老相好,漏网的不多。
所以林小十就得出国办这档子事儿,林小八据说是不放心,护送儿子出国去了。
当然了,小八到底是护送儿子还是开洋荤,这个林朔就不得而知了,他反而希望是后者。
林小八今年算起来二十岁了,就黑凤的寿命而言,已经算是进入了晚年,要是还能骑得动母鸟,说明自家小八现在身子骨没问题,算是好消息。
总而言之吧,白天起床之后,家里很快就只剩下了林朔和孩子们。
所以按理说,苏念秋有什么事情交代给林映雪,林映雪的执行方案里,应该算上林朔这个爹。
玩轉異能
结果小姑娘直接就把林朔给忽略了,林朔自己是越琢磨越失落,这孩子是习惯生活中没爹的存在了。
今天苏念秋给孩子们布置的任务,是修行方面的。
黑袍劍神
三个孩子按照之前的安排,二儿子苏宗翰继承苏家,所以主要修炼苏家传承。
七竅靈水心
三儿子林继先以后是林家家主,主要修炼林家传承。
至于接受这个任务,负责整体执行的大女儿林映雪,在传承方面并无特别的侧重,随她自己的兴趣。
不过就苏念秋的安排以及林映雪的方案,林朔能看出来,自家大女儿这是要兼顾两家之长。
她自己头天晚上在三妈四妈那里先学会了,转天再去教自己的两个弟弟。
林朔这会儿虽然心里多少有些失落,不过他很快就起了好奇心。
三个八岁的孩子,炼神修行无论是苏家还是云家,都主要靠天赋觉醒,他们现在还早。
而修力,在孩子七八岁的时候,修行方面主要是发力技巧和姿势动作,量是不上的,因为孩子身体还没长成,上量容易伤身体,反而拔苗助长。
林朔自己,是从一岁多刚开始会走路,就被自家老爹开始纠正姿势,然后用小棍子敲身体,让他记住发力部位了。
總裁的妻子 冷月冰霜
眼下自己的孩子们八岁了,家学渊源也算是有的,基本功也不知道怎么样了,看看呗。
……
林朔的这套别墅,后院原本是植物园加游泳池,如今植物铲掉游泳池填平,已经改造成练功房了。
练功房四面是薄薄的一层玻璃,一没地暖二没空调,这叫夏练三伏冬练三九,锻炼孩子们的意志品质。
房间里除了一层瓷砖地面,没什么其他摆设,也就一口大箱子,两米见方半米多高,里面应该装着一些练功的器械。
三个孩子很快就在练功房里集合了,林朔人倚在练功房门口,观察着。
首先是林映雪给两个弟弟训话,别看三人年龄一样,可这姐姐比俩弟弟起码高半个头,说话无论是位置还是语气,那都是居高临下的。
俩弟弟在姐姐面前站得笔直,目不斜视,就看着姐姐的嘴,一动不动,两手中指紧紧地贴在自己裤子中缝上面。
林朔听着听着,听出长姐如母的意思了,林映雪训弟弟跟训儿子似的。
林朔自己是没有兄弟姐妹的,所以这个场景他很陌生,同时觉得有些好玩。
不过仔细一想,他觉得自己闺女这么做没错。
练功,肯定是不能嬉皮笑脸的,作为教导的那一方,有必要建立起权威。
不过眼看话训完了,今天的修炼项目也公布了,林朔发现自己闺女是空着手的。
他嘬了个牙花子,看出问题了。
无论是林家修力还是苏家修力,但凡猎门的修力传承,在起初修行的时候,首先建立肌肉记忆,这是第一步。
而建立肌肉记忆,最有效的方式就是用外力去刺激肌肉,也就是打。
当然打不是真打,以前林乐山教林朔的时候,就是用一根小木棍,用木棍的头去戳林朔。
老爷子当年戳棍子的力道,是不轻不重的,这样就能很快地让林朔体会到发力部位。
而今天看三个孩子的修行,林映雪手上没木棍子,那这么练肯定是会荒腔走板的。
打基础的时候那一点点小误差,后面要纠正起来可就难了。
于是林朔赶紧去了一趟厨房,找出来一根擀面杖,回到了练功房。
其实去厨房的路上,林朔家门口还有一根棒球棍,他没要。
毕竟是亲生儿子,俩小子才八岁,打坏了怎么办?
提溜着这根轻飘飘的擀面杖,林朔走到自己闺女身边,提醒道:“映雪,练功得用这个。”
林映雪看了自己的爹一眼,神情很淡漠,说道:“今天用不着这个。”
“为什么用不着啊?”林朔耐着性子,和颜悦色地问道。
“因为分解动作之前一周已经练过了,今天是动作成套。”林映雪解释道,“既然之前练过,就用不着这种指导棍了,得用监督棍。”
“哎呦,孩子,爹真是落伍了,都听不懂你在说什么。”林朔搓了搓手,“什么叫指导棍,什么叫监督棍啊?”
“指导棍,就是爹手里这样的。”林映雪说道,“小棍子,我的练功箱里有,圆头的,用来纠正他们的发力部位。”
“哦。”林朔一听这话放心不少,原来孩子懂这个,那说明之前练功应该没跑偏,不过心里头的疑惑还是没完全解开,于是又问道,“那什么叫监督棍啊?”
“监督棍,就是监督练功效果的。”林映雪杀气腾腾地说道,“他们要是做错了,哪儿错了我就用监督棍子揍哪儿,这样他们以后就不敢错了。”
“有道理。”林朔点点头,笑道,“以前爹练功的时候,没你们现在这么讲究,就是一根棍子,你爷爷是既拿来指导,又拿来监督……”
“爹你能不能先让开些。”林映雪神情平静地打断道,“我要监督他们练功了。”
“好,那你们练着。”林朔垂头丧气地回到门口,继续看。
这一看,猎门总魁首吓坏了。
因为大闺女林映雪,从练功箱里把她的那根“监督棍”请出来了。
这根“监督棍”,两米长,大海碗的碗口那么粗,通体黝黑,整体一头一尾还走了两道圆弧,中间还连着一道弓弦。
林朔一眼就看出来了,这就是小上一号的追爷!
眼看大闺女把这跟监督棍请到了手上倒提着,小脸蛋那是不怒自威,对两个弟弟中的一个说道:“林继先,你是要继承林家家业的,今天爹亲眼看着,你先来!”
林朔赶紧又上去了,对着林映雪笑逐颜开:“不好意思,我再打断一下,你手里这根监督棍,能让我看看吗?”
林映雪两道秀美一蹙,似是有些不满,不过毕竟是自己亲爹,倒也没有发作,而是双手一递,把“监督棍”送到了林朔面前。
林朔一上手,嚯,这分量压手,三百多斤呢。
“这东西哪儿来的?”林朔不由问道。
“何爷爷打造的。”林映雪说道,“说是给我们三个练功用。”
林朔心里是又好气又好笑。
这何铁匠估计是怕自己回不来,追爷也会跟着失传了,这才打造了这么小一号的仿制品,让自己的孩子先练习起来。
老人家倒是一片好心,可玩意儿要是砸自己儿子身上,八岁的孩子,骨断筋折还是轻的,搞不好小命就没了。
于是林朔对林映雪说道:“映雪,这俩可是你亲弟弟。”
林映雪严肃地说道:“爹,我可没欺负他们,我要是做错了,他们也能用这个揍我。只不过到目前为止,我还没错过。”
“不是。”林朔赶紧劝道,“练功又不是赌气……”
“爹。”林映雪打断道,“今天大妈说了,练功房我做主。”
林朔听完只抖楞手,七年不回家,现在这家里的孩子只知道有妈,不知道有爹了。
重生之帶娃修仙 古城夜雨
“那你手上可要知道分寸。”林朔只能轻声叮嘱一句,人让到了一边。
“林继先,你还愣着干什么,开始!”林映雪说道。
老三林继先,比姐姐哥哥小几个月,是三人中最矮的,一米四的个头。
眉眼像林朔居多,不过也能看到歌蒂娅的影子,黑头发,长得很秀气,身子比同龄孩子壮实一些。
这孩子听到姐姐的指令,跑到练功箱里翻找了一阵,拿出一杆木枪来。
林朔眼尖,一看这枪还不错,白蜡杆的。
只见林继先把长枪攥在手里,说道:“姐,你给我换根铁枪吧,这玩意儿太轻了。”
“少废话,你以后力气还要长,铁枪也会变得太轻的,到时候怎么办?”林映雪训斥道,“林家长枪术,举重若轻的同时,更要举轻若重!而且铁枪有铁枪的路数,木枪有木枪的门道,你木枪还没学全,就想用铁枪了?真是气死我了!”
话音刚落,林映雪手上的“监督棍”一记横扫,林继先“咣”一下就斜飞出去了。
练功房的玻璃是显然是钢化玻璃,被林继先团着身子一砸,一下子稀碎。
三儿子人飞出去了,林朔人都看傻了。
他本以为得到林继先做上动作,林映雪才可能用手上的家伙教训他。
结果硬是冷不防,两句话的工夫这就揍上了。
只听二儿子苏宗翰叹息道:“哎,又要换玻璃了,姐你也不知道心疼钱。”
然后又听到外面三儿子林继先叫道:“姐,你今天早上没吃饭啊?”
林朔一听三儿子中气十足的声音,悬着的心总算是放下来了。
自己这是初来乍到不了解情况,这个程度姐弟仨估计早就习惯了。
不过今天这场练功,他是不敢往下看了,心脏受不了。
“那什么,你们先练着,我去给你们做饭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