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0nqw妙趣橫生都市言情小說 重生柯南當偵探-第1079章 黑夜喜宴相伴-4xh59

重生柯南當偵探
小說推薦重生柯南當偵探
六角村的六栋洋楼分别为塔之馆、爬山虎之馆、铠甲之馆、彩色玻璃之馆、风向标之馆,以及时田若叶家的钟表之馆。
都是异人馆,也就是日本幕末到明治时代外国人所居住的住宅。
和馆名相对应,每栋洋楼都有各自的风格,塔之馆的塔楼,爬山虎之馆的爬山虎,铠甲之馆门口矗立的铠甲守卫,彩色玻璃之馆的彩色玻璃,风向标之馆屋顶的风向标,钟表之馆的大钟。
六户人家的家徽则是缺失各自位置三角的大卫盾图案。
这已经不是一般的偏僻山村了,更像是有钱人家的聚集地。
汽车从一栋栋气派精致的洋楼前经过,路上只有一个提着乌鸦的阴沉少女站在路边给车让道,除此之外一个人也没看到,冷清得有些可怕。
神級系統 笑南風
这些洋楼似乎没多少人居住。
钟表之馆,时田家,小田切停下车上前敲门。
“哪位?”大门微微敞开,露出半张呆滞的老脸,是个留着中分银发的大叔,个子不高,穿着普通,看着像个仆人。
“您、您好,”小田切紧张道,“若、若叶在家吗?我们是她的朋友……”
“朋友?”大叔打开大门愣道,“你们找我女儿有什么事吗?”
“那个,听说若叶要结婚……”
“你不是那个什么老师吗?”
大叔看着结结巴巴的小田切,突然反应过来。
“回去!给我回东京去!这里不欢迎你们!”
“爸,”一个穿着和服面色冷淡地女孩在里面叫住大叔,“他们是我叫来的,就让他们一起参加我的婚礼吧,爸爸。”
“若叶!”
“我不回逃走的,就按照约定今晚举行仪式。”
女孩面无表情地扫了小田切还有高成一眼,转身离开。
“若叶!”小田切焦急道,“你真的是自愿吗?跟我回去吧……”
“雪姨,给客人安排房间吧。”
喪屍這職業 葉綰綰
女孩没有理会小田切,只是安排了一个老仆留下招待,似乎真的只是把小田切当成普通朋友般。
“两位,”老仆拦在小田切面前,语气生硬道,“小姐在忙着准备婚礼,请跟我来吧。”
高成目光在和服女孩背影停留了一会,拉着伤心的小田切跟上老仆。
他倒是没什么感觉,本来就不是为了帮小田切抢婚,别看这家伙现在看起来像个痴情的懦弱老师,心底指不定还在琢磨杀人的事情。
小田切从一开始顶替老师身份就是为了接近时田若叶,恐怕等这一天已经很久了。
据说时田家是想等时田若叶高中毕业后再回家结婚,估计是因为真老师尸骨的发现让小田切不得不暴露恋情,通过匿名信迫使时田家将婚礼提前。
接下来怎么办呢?
沈氏家族崛起
高成在老仆的安排下入住一间客房,透过窗户可以看到外面天色已经渐渐暗下来。
盯紧小田切算是个办法,拿到小田切的犯案证据后差不多就可以结束这边的乱子了,六角村的罪恶也藏不住。
这里的六户人家,每栋洋楼里都藏了一具残缺的干尸,涉及到多年前的某起案件,也是这次连续杀人案的根源。
“不过这栋房子也太大了吧?”
入夜,高成实在忍不住好奇,打算顺便查一查这里尘封的干尸案,结果却在房子里迷了路。
走廊里静悄悄的,在月光映照下格外恐怖,饶是他艺高人胆大也感觉寒毛直竖。
这个怪异的村子气氛实在不太友好,本来人气就不太够,还在房子里藏干尸。
不过对他来说,麻烦的是连干尸在哪都找不到。
“谁?”时田大叔忽然打着手电筒找过来,身边还跟着一只幽灵般的黑猫。
“不好意思,”高成干笑看向面色紧张的时田大叔,“我出来找洗手间,结果迷路了。”
“这样啊,我带你回去吧。”
时田大叔脸上挤出笑容,不过脸上依旧有汗珠。
“你是若叶同班的黑羽同学吧,马上就是喜宴时间了,我让佣人给你准备一套礼服吧。”
“啊,麻烦了。”
高成回头看了眼自己刚才经过的走廊。
用臉征服娛樂圈 豚鯨
这位大叔反应也太大了,也许藏干尸的暗室就在这边。
……
“咚!”
晚上9点整,高成和小田切被邀请参加时田家的喜宴,其他异人馆的住户也都正式露面。
塔之馆的主人是个十分妖娆的女人,爬山虎之馆主人是个缠着头巾的怪老太婆,铠甲之馆主人是个戴学者眼镜的中年绅士,彩色玻璃之馆主人是个脸上有胎记的谢顶大叔,最后风向标之馆的主人则是个看起来像是白种人的金发男子。
高成穿着一身稍显宽松的西服入席就坐。
明明是喜宴,现场气氛却显得有些压抑,没有一个人说话。
虽然这个时候举办喜宴本身就很奇怪……
高成视线一一扫过众人,其他人都没什么反应,只有塔之馆的妖娆女人频频朝他看过来,礼服胸口压得很低,仿佛随时就要脱落,丰腴诱人,不经意间舌头还舔了舔嘴角,像是看待猎物一般。
一堆怪人。
高成移开目光,正好这时换上礼服的时田大叔走进宴会厅,打破沉寂道:“那么接下来,我们仿照传统,举行结婚前夜的宴会。”
最強穿越直播系統
紧随时田大叔而来的便是穿上婚纱的若叶,后面跟着一个穿黑色晚礼服的少女,肩膀上装饰着乌鸦羽毛。
是之前在路上看到的乌鸦女,依旧是那副阴沉模样,走动间肩膀上还有一根乌鸦羽毛掉落。
会有人参加喜宴的时候抓乌鸦做礼服么?
这种村子会发生惨案似乎也没什么好奇怪的。
高成目光后移,最后出场的是这次的新郎,一个叫连城久彦的蒙面怪男,罩着头套只露出眼睛,看着像是歹徒。
听说这人从小就生了病,只能穿着这副模样。
“呃,”时田大叔看着和女儿站到一起的蒙面男,脸色不太自然,继续说道,“接下来按照惯例,新娘今晚要在教堂过夜,新郎则留下来和我们共享盛宴……”
“咦?”
總裁寵妻百分百
高成疑惑看到时田若叶还有乌鸦女一起出门。
时间太久,他也不是记得所有细节,想要问却不知道怎么开口。
这场宴会上他的存在感太低了,饶是宾客开始交流起来也没人离他,至于塔之馆的美艳妇人,他实在不想理会。
这种时候不太好节外生枝。
“哎呀,真是可喜可贺啊,时田先生,”胎记脸谢顶大叔恭维道,“能跟市里连城家结成亲家,对我们村的发展也是大有好处……”
高成避开美妇视线,埋头解决烤鸡。
这个亲家恐怕是结不成了,婚礼未必能成功,而且很快六角村的干尸案就会引发轰动,这六户人家没有一家能够幸免于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