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si7优美言情小說 正派都不喜歡我 雲海青馬斬-第六百一十六章 無情展示-cnbaw

正派都不喜歡我
小說推薦正派都不喜歡我
问道剑毫不犹豫的揉身扑上,还未近身,就已发动了‘屏风四扇门大法’第一重,启。
强劲的气流由然而生,地面上的尸块,鲜血,尘土都被抽将了起来,朝着吸力的漩涡聚拢,并不住的被绞碎。
棠梨煎雪糕的身形登时被引动,身不由己的靠近。
问道剑也是久经战阵的PK老书,目光死死的盯在棠梨煎雪糕的手上。
再是锋锐的无形气劲,出手间必然有征兆,有迹可循。
已是发现棠梨煎雪糕的手势有些古怪,右手虚按在左边腰际前,左手缩在了腰后,仿佛那里有着一柄武器,随时要拔出鞘一样。
问道剑也没有多在意,心底早就有了防备,双掌猛击而出,轰向棠梨煎雪糕的头颅。
‘屏风四扇门大法’劲力阳刚,蕴含着至精至刚得内家真气,可碎骨如粉,洞壁穿革,威势之大,弥足惊人。
这两掌要拍实了,眼前这妹子绝对会被一击爆头。
却在这时,让问道剑始料未及的事情发生了。
棠梨煎雪糕的身子一下矮了下去,并不是下蹲闪避,而是整个身躯遽然缩小,变得跟三寸钉一样,小巧玲珑。
‘无心形’那药,问道剑也听说过,还是风亦飞那变态出品,挺好玩的,可惜买也买不着。
但,没有看到棠梨煎雪糕有吃药的动作啊!
她这一缩,掌劲登时全打到了空处。
问道剑硬生生的收掌变招,突觉喉间一凉,针刺一样的轻微痛感。
像是被什么锋锐的物事插了进去一样。
什么鬼?
怎么这么快……
中印之戰追秘
这念头刚起,问道剑就眼前一黑,陷入了一片黑暗中。
看着眼前的敌人化作白光消散,棠梨煎雪糕身型恢复了正常,手一抖,甩去了‘蝉翼刀’上的血液。
蝉翼刀光滑透明,鲜血根本不能附着在上边,能淬上‘失觉’的毒,还是多亏了温老亲自出手。
棠梨煎雪糕都不知道杀了的这名玩家是凌落石的亲传弟子,还是凌落石阵营一方玩家帮会的帮主。
一点都没放在心上。
玩夜战都城的时候,被‘寸地容身法’和蝉翼刀阴死的玩家多了去了。
清穿之伊氏的日常 九月微藍
他的武功倒是有点厉害,竟然让有了拔刀术加成的‘刃无还’都慢了一刹,不过还是要死。
跑来追个有名号的校尉小BOSS,冲杀得太过瘾,都跟大部队脱节了。
思索了下,棠梨煎雪糕拾捡了掉落,又掠了回去。
賭愛
……
风亦飞与铁游夏,崔略商,冷凌弃三人已赶至堡垒深处的府邸。
随手击杀碰上的敌人,直奔宋红男居住的楼阁。
感觉还挺奇妙的,未来的四大名捕就有三个在这里了,自己好像补了个缺一样。
重生之定三國 水夢花殤
可惜,身在刑部,还是蔡璟一方的。
不知道他们知晓了这事之后,会不会坏了交情。
也只能到时再算了。
好歹对冷凌弃和崔略商都有过救命之恩,应该跟他们解释下自己身在曹营心在汉能说得通,铁游夏就有些说不准了,但他性子仁厚,多半不会有太大问题吧。
还未至宋红男住的那庭院,风亦飞就已听到凌落石的吼声遥遥传来,“凭你这小崽子,也敢和本将军作对?”
已能感知到凌厉的破空风声。
是谁在跟凌落石动手?
凌落石那老混蛋竟会在大军压境的时候跑了回来,是要带着宋红男和凌小刀逃跑吗?
铁游夏三个也察觉了异状,登时掠行更急。
一抢入庭院,风亦飞就看见了与凌落石交手的人。
是一个双腿似有残疾,坐着木制轮椅的青年人。
一头乌黑亮丽的长发柔滑的垂过肩际,洗发水广告里加了特效也就是这模样了,成龙大叔就算加了特效也不及他。
相貌俊秀,脸色非常的苍白,但黑眉如剑,目若炯星,看着有些高冷,透着冷隽寒傲,如寂寞刀锋般的冷,却又有股忧悒的气质。
一袭白衣如雪,这本该是个出尘脱俗的男子,可惜偏偏身有残疾。
看到他的名号,风亦飞就知道了他的身份。
盛崖余!
帶著iPad闖異界 離火加農炮
未来四大名捕之首,无情!
诸葛先生的大弟子,在四人中,入门最早,从面相看,他似比冷凌弃都还更年轻。
可风亦飞万万没想到的是,他居然是个残疾人。
官网的文字介绍都没说明这一点,
但谁又见过,坐着轮椅能转能飞,还飞掠得这般快,直如幻影飞鸿,让凌落石暴跳如雷,都奈何他不得的。
他所用的武器是暗器,不断的从他白皙修长的手指上击发而出,从四面八方攻向凌落石。
种类还出奇的多,风亦飞能辨认得出的,有丧门钉,钢镖,银针,铁胆,铁蒺藜,铁莲子,六角挫,飞叉,袖箭,飞蝗石,柳叶镖,还有些根本辨认不出是什么暗器。
以前用‘风雨凄凄’的时候,都没用过这么多种类的暗器。
浴血指戰員 鹹魚呆
最奇异的是,以凌落石的武功修为,居然不敢硬接他的暗器借机近身,只是以掌力将之不住拍飞。
他身后的门户虚影已现,无疑是已用出了‘屏风四扇门大法’,那激荡的无形气流居然改变不了暗器的飞行轨迹。
风亦飞已眼尖的发现,凌落石衣裳破了数处,这是已经吃过亏了?
他这正常人的身法都远比不上盛崖余,只能让他放风筝。
宋红男跌坐在楼阁下,嘴角挂着丝血迹,凌小刀搀扶着她,两人的神情都有些恐惧,又带着几分凄楚悲戚之色。
萌夫在上:靈妻,等等我
铁游夏惊喜的叫了出声,“大师兄!”
冷凌弃也是欣喜,却是只唤了一声,眼神就关切的凝注在宋红男与凌小刀的身上,急掠了过去。
崔略商看着盛崖余的目光有些奇异,仿佛若有所思。
他应是第一次跟盛崖余照面。
盛崖余坐着轮椅飞纵之间,居然还有闲暇望过来,笑了笑。
他笑起来很好看,就是嘴角稍牵出一点笑容,翩翩笑意,像涟漪在水里开花漾去,可看起来就没原先那般冷峻了,如同层云散开,云破月现。
“我们来助你!”铁游夏朗笑出声,疾掠而前。
崔略商也紧跟着飞纵向凌落石,他的速度还比铁游夏更快些,腿影如狂风卷袭,每一脚都既快且猛。
铁游夏双掌齐齐攻出,招式依旧很平凡,却有不同的异状,左臂骨节噼里啪啦作响,似有气劲在不断引爆,右掌衣袖如急鼓猛胀的风帆,带起了一片如洪钟般的声音。